歧路行(清·陆寅)  显示自动注释

出门竟何之,东西南北皆路歧。仆夫执辔马踯躅,骊歌一声声最悲。

道傍桃李似惜别,飞花故扑金屈卮。人生目前贵适意,不如还逐屠沽儿。

兄袁盎,弟灌夫,相逢自负高阳徒,樗蒱百万能呼卢。

朝金张,暮许史,拔剑欲为知己死,眼前谁是严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