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喜经纶,万事惭强聒。
时来上青冥,俯仰但一节。
危言回丘山,声利尽毫末。
由来治乱体,宿昔心已达。
肯随俗好恶,议论轻自决。
遗风何寥寥,梦寐待豪杰。
天书下东南,趣召赴严阙
长材晦朝伦,高行隐家闼。
新除酬问(张本作闻)望,宿蕴行施设。
念吾非忘形,此理未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