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崖涉涧三十里,高下荦确无人耕。
扪萝挽茑到山(张本作岩)趾,仰见吹泻何峥嵘。
馀声投林欲风雨,末势卷土犹溪坑。
飞虫凌兢走兽慄(张本作骇),霜雪夏落雷冬鸣。
野人往往见神物,鳞甲漠漠云随行。
我来立久无所得,空数石上菖蒲生。
中官系龙沉(张本作投)玉册,小吏磔狗浇银觥。
地形偶尔藏险怪,天意未必司阴晴。
山川在理有崩竭丘壑自古相虚盈。
谁能保此千世后,天柱不折泉常倾。
⑴ 张本作秋,龙舒本作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