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典故:西门豹
村落事妖神,林木大如村。
事来三十载,巫觋传子孙
村中四时祭,杀尽(一作尽杀)鸡与豚。
主人不堪命,积燎曾欲燔
旋风天地转,急雨江河翻。
采薪持斧者,弃斧纵横奔。
山深多掩映,仅免鲸鲵吞(鲸鲵:即鲸。雄曰鲸,雌曰鲵。)
主人集邻里,各各持酒樽。
庙中再三拜,愿得禾稼存。
去年大巫死,小觋又妖言
邑中神明宰,有意效西门
焚除计未决,伺者迭乘轩
庙深荆棘厚,但见狐兔蹲。
巫言小神变,可验牛马蕃。
邑吏齐进说,幸勿祸乡原(乡原:亦作乡愿,犹乡土。)
踰年计不定,县听良亦烦(“县听”句:意谓县宰听得耳烦。)
涉夏祭时至,因令修四垣。
忧虞神愤恨,玉帛意弥敦
我来神庙下,箫鼓正喧喧。
因言遣妖术,灭绝由本根。
主人中罢舞,许我重叠论。
蜉蝣生湿处,鸱鸮集黄昏
主人邪心起,气燄日夜繁。
狐狸得蹊径,潜穴主人园。
腥臊袭左右,然后托丘樊
岁深树成就曲直可轮辕。
幽妖尽依倚,万怪之所屯。
主人一心好,四面无篱藩
命樵执斤斧(樵:蜀本作“狐”,似是。),怪木宁遽髡
主人且倾听,再为谕清浑
阿胶在末派,罔象游上源
灵药逡巡尽,黑波朝夕喷
神龙厌流浊,先伐鼍与鼋
鼋鼍在龙穴,妖气常郁温。
主人恶淫祀,先去邪与惛。
惛邪中人意,蛊祸蚀精魂
德胜妖不作,势强威亦尊。
计穷然后赛,后赛复何恩。
⑴ 巫觋:古代称女巫曰巫,男巫曰觋,合称巫觋。此泛指以装神弄鬼替人祈祷为职业之巫师。《荀子·正论》:“出户而巫觋有事。”杨倞注:“女曰巫,男曰觋。”
⑵ 燎:《说文·火部》:“燎,放火也。”徐灏注笺:“尞、燎,实一字,相承增火旁……今云放火者,后人改之。燎之本义为烧草木。”
⑶ 西门:即西门豹,战国魏国人,魏文侯时为邺令,邺地三老、廷掾勾结女巫,赋敛百姓,每年择民女沉于漳水,以为河伯娶妇。豹至,投女巫、三老于河,陋俗得以根除。事详《史记·滑稽列传》。
⑷ 乘轩:乘坐大夫之车。《左传·闵公二年》:“卫懿公好鹤,鹤有乘轩者。”杜预注:“轩,大夫车。”后因指做官。
⑸ 玉帛:圭璋与束帛,古代祭祀、盟会等场合均用之。
⑹ 蜉蝣:虫名,幼虫生活于水中,成虫褐绿色,有四翅,生存期极短。《诗·曹风·蜉蝣》:“蜉蝣之羽,衣裳楚楚。”毛传:“蜉蝣,渠略也,朝生夕死。”
⑺ 鸱鸮:鸟名,俗称猫头鹰,多夜间捕食,益鸟,但古人以为恶鸟。
⑻ 丘樊:即田园。《文选·谢庄〈月赋〉》:“臣东鄙幽介,长自丘樊。”刘良注:“丘园藩篱也。”
⑼ 髡:本义为剃去毛发,引申为截断。
⑽ 阿胶:中药名,原产山东省东阿,以阿井水熬黑驴皮而成,佳者带琥珀色,透明,无臭味。宋沈括《梦溪笔谈·辩證一》(卷三):“东阿亦济水所经,取井水煮胶,谓之阿胶,用搅浊水则清……皆取济水性趋下,清而重,故以治淤浊及逆上之疾。”末派:江河之支流或下游。
⑾ 罔象:古代传说中之水怪名。《国语·鲁语下》:“水之怪曰龙、罔象。”此泛指水怪。
⑿ “灵药”二句:谓阿胶未能施之于上源,故很快用尽,不能再变浊为清,以致黑波再次泛滥,不解决根本问题。
⒀ 鼍与鼋:鼍即扬子鳄,亦称猪婆龙;鼋即大鳖。《楚辞·九歌·河伯》:“乘白鼋兮逐文鱼。”王逸注:“大鳖为鼋,鱼属也。”
⒁ 淫祀:不合礼制之祭祀。《礼记·曲礼下》:“非其所祭而祭之,名曰淫祀。”
⒂ 蛊祸:赛神所引发之祸害。蛊,祈祷鬼神等迷信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