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公遂不起,难料复难忘。
玉骨随薪尽,空留一分香(以上《临川先生文集》卷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