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春七十韵(唐·元稹)  显示自动注释

昔岁(一作君)梦游春,梦游何所遇。梦入深洞中,果遂平生趣。

清泠浅漫流(一作溪),画舫兰篙渡。过尽万株桃,盘旋竹林路。

长廊抱小楼,门牖相回互。楼下杂花丛,丛边绕鸳鹭。

池光漾霞影(一作彩霞),晓日初明煦未敢上阶行,频移曲池步。

乌龙不作声,碧玉曾相慕渐到帘幕间,裴回意犹惧。

闲窥东西閤,奇玩参差布。隔子碧油糊,驼钩紫金镀。

逡巡日渐高,影响人将寤。鹦鹉饥乱鸣,娇娃睡犹怒。

帘开侍儿起,见我遥相谕。铺设绣红茵施张钿妆具。

潜褰翡翠帷,瞥见珊瑚树。不辨(一作见)花貌人,空惊香若雾。

身回夜合偏,态敛晨霞聚。睡脸桃破风,汗妆莲委露。

丛梳百叶髻,金蹙重台屦纰软钿头裙,玲珑合欢裤

鲜妍脂粉薄,闇澹衣裳故。最似红牡丹,雨来春欲暮。

梦魂良易惊,灵境难久寓。夜夜望天河,无由重沿溯

结念心所期,返如禅顿悟觉来八九年,不向花回顾。

杂合(一作洽)两京春,喧阗众禽护。我到看花时,但作怀仙句。

浮生转经历,道性尤坚固。近作梦仙诗,亦知劳肺腑。

一梦何足云,良时事(一作自)婚娶。当年二纪初,嘉节三星度。

朝蕣玉佩迎,高松女萝附。韦门正全盛,出入多欢裕。

甲第涨清池,鸣驺引朱辂。广榭舞萎蕤,长筵宾杂厝。

青春讵几日,华实潜幽蠹。秋月照潘郎,空山怀谢傅。

红楼嗟坏壁,金谷迷荒戍。石压破阑干,门摧旧梐枑

虽云觉梦殊,同是终难驻。悰绪竟何如,棼丝不成絇。

卓女白头吟,阿娇金屋赋。重璧盛姬台,青冢明妃墓。

尽委穷尘骨,皆随流波注。幸有古如今,何劳缣比素。

况余当盛时,早岁谐如务。诏册冠贤良,谏垣陈好恶。

三十再登朝,一登还一仆。宠荣非不早,邅回亦云屡。

直气在膏肓,氛氲日沈痼。不言意不快,快意言多忤。

忤诚人所贼,性亦天之付。乍可沈为香,不能浮作瓠。

诚为坚所守,未为明所措。事事身已经,营营计何误。

美玉琢文圭,良金填武库。徒谓自坚贞,安知受砻铸

长丝羁野马,密网罗阴兔。物外各迢迢,谁能远相锢。

时来既若飞,祸速当如骛。曩意自未精,此行何所诉。

努力去江陵,笑言谁与晤。江花纵可怜,奈非心所慕。

石竹逞奸黠,蔓青誇亩数。一种薄地生,浅深何足妒。

荷叶水上生,团团水中住。泻水置叶中,君看不相污。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白居易《和梦游春诗一百韵序》
微之既到江陵,又以《梦游春诗》七十韵寄予,且题其序曰:“斯言也,不可使不知吾者知,知吾者亦不可使不知。乐天知吾也,吾不敢不使吾子知。”予辱斯言,三复其旨,大抵悔既往而悟将来也。……夫感不甚则悔不熟,感不至则悔不深。故广足下七十韵为一百韵,重为足下陈梦游之中所以甚感者,叙婚仕之际所以至感者,欲使曲尽其妄,周知其非,然后返乎真,归乎实。
《元白诗笺证槁》
微之自编诗集,以悼亡诗与艳诗分归两类。其悼亡诗既为元配韦丛而作。其艳诗则多为其少日之情人所谓崔莺莺者而作。……至《梦游春》一诗,乃兼涉双文、成之者……实非寻常游戏之偶作,乃心仪浣花草堂之巨制,而为元和体之上乘,且可视作此类诗最佳之代表者也。……吾国文学,自来以礼法顾忌之故,不敢多言男女间关系,而于正式男女关系如夫妇者,尤少涉及。盖闺房燕昵之情意,家庭米盐之琐屑,大抵不列载于篇章,唯以笼统之词,概括言之而已。此后来沈三白《浮生六记》之闺房记乐,所以为例外创作,然其时代已距今较近矣。微之天才也。文笔极详繁切至之能事。既能于非正式男女间关系如与莺莺之因缘,详尽言之于《会真诗传》,则亦可推之于正式男女间关系如韦氏者,抒其情,写其事,缠绵哀感,遂成古今悼亡诗一体之绝唱。实由其特具写小说之繁详天才所致,殊非偶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