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蝗(宋·王令)  显示自动注释

至和改元之一年,有蝗不知自何来。朝飞蔽天不见日,若以万布筛尘灰。

暮行啮地赤千顷,积叠数尺交相埋。树皮竹颠尽剥枯(明本作秸),况又草谷之根荄。

一蝗百儿月两孕,渐恐高厚塞九垓。嘉禾美草不敢惜,却恐压地陷入海。

万生未死饥饿间,支骸遂转蛟龙醢。群农聚哭天,血滴地烂皮。

苍苍冥冥远复远,天闻不闻不(明本作未)可知。我时心知(明本作为之)悲,堕泪注两目。

发为疾蝗诗,愤扫百笔秃。一吟青天白日昏,两诵九原万鬼哭。

私心直冀天耳闻,半夜起立三千读。上天未闻间,忽作遇蝗梦。

梦蝗千万来我前,口似嚅嗫色似冤。初时吻角唧嗾,终遂大论如人间

问我子何愚,乃有疾我诗。我尔各生不相预,子何诗我盍陈之。

我时愤且惊,噪舌生条枝。谓此腐秽馀,敢来为人讥。

尔虽族党多,我谋久已就。方将诉天公,借我巨灵手。

尽拔东南竹柏松,屈铁缠缚都为帚。扫尔纳海压以山,使尔万噍同一朽。

尚敢托人言,议我诗可否。群蝗顾我嗟,不谓相望多。

我欲为子言,幸子未易呶。我虽身为蝗,心颇通尔人。

尔人相召呼,饮啜为主宾。宾饮啜釂百豆爵,主不加诟翻欢欣。

此竟果有否,子盍来我陈。予应之曰然,此固人间礼。

傧价迎召来,饮食固可喜。蝗曰子言然,予食何愧哉。

我岂能自生,人自召我来啜食。借使我过甚,从而加诟尔亦乖。

尝闻尔人中,贵贱等第殊。雍雍材能官,雅雅仁义儒。

脱剥虎豹皮,借假(明本作假借)尧舜趋。齿牙隐针锥,腹肠包虫蛆。

开口有福威,颐指专赏诛。四海应呼吸,千里随卷舒。

割剥赤子身,饮血肥皮肤。噬啖善人党,嚼口不肯吐。

连床列竽笙,别屋连嫔姝。一身万椽家,一口千仓储。

儿童袭公卿,奴婢联簪裾。犬豢羡膏粱,马厩馀绣涂。

其次尔人间,兵皂倡优徒子不父而父,妻不夫而夫。

臣不君尔事,民不家尔居。目不识牛桑,手不亲犁锄。

平时不把兵,皮革包矛殳。开口坐待食,万廪倾所须。

家世不藏机,绘绣绵衣襦。高堂倾美酒,脔肉脍百鱼。

良材琢梓楠,重屋擎空虚。贫者无室庐,父子(明本作一)各席居。

贱者饿无食,妻子相对吁。贵贱虽云异,其类同一初。

此固人食人,尔责反舍诸。我类蝗名目(明本作自名),所食况有馀。

吴饥可食越,齐饿食鲁邾。吾害尚可逃,尔害死不除。

而作疾我诗,子语得无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