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有要我八桧吟,手携八桧图来悬。
挂张满壁惕可骇,盼顾左右同嗟叹。
旁摹石刻署名状,各有凭附相夤缘。
或高相扶互倚碍,或断欲蹶犹支颠。
强枝拗回信有力,高干复俯蛟虬拳。
寻根及枝逮条蘖,例不拔直皆旁偏。
雷疲风休云雨去,蛇龙斗死犹钩缠。
安分爪角与尾鬣,徒见上下相蜿蜒。
不知生时竟何谓,略不参类常木然。
宜乎今古惑昧者,摇摆舌吻归之仙。
一龙盘拳老高大,传云(原校:一本作曰)聃者由飞跹。
当时驾鹿蹋以上,迹有町疃遗相连。
多应蝎残鸟喙啄,不尔诞者强镵镌。
聃能惑人已自幸,岂此上去能欺天。
借如聃功可升跃,鹿亦何幸飞相连。
于中一木特甚异,肤华逆理纽左旋。
传云聃人(原校:一本作手)所自栽(明本作树),我知此语定凿穿。
苟令实为聃者植,推以天意犹可言。
当年曷不纽向右,若曰世为左道牵。
如何众辄(原校:一本作识)不省究,反重神怪令聃专。
乾坤中含万品汇,此独自异谁令旃(原校:一本作殊陶甄)
穷思竟虑莫可索,欲世不惑谁能搴(原校:一本作褰)
仙书虚荒喜诞妄,推说事理尤绵延。
世人一读即化变,日望飞奋相迷癫。
岂非此木久树此,浸渍亦为异说迁。
故其形植与生死,时以异怪招惊怜。
先时世不早斤斧,放大其老(明本作其老大)讹誇传。
当年同生好材干,半以直伐成烧燃。
凭妖附诞相树立,卒自死活终完全。
叶枝凋疏不有荫,材直弗柱曲莫辕。
不知留存护养者,竟以何理惜不捐。
我有尺铁大刚利,久以(明本作已)铸斧磨山巅。
卒无柯柄尚弃置,懒乞月桂求婵娟。
⑴ 明本校:一本作牙
⑵ 原作啄,据明本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