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论友笑常情,谁使风波忽沸腾。
自有赤心包白日,竟无绮语敌青蝇。
重来赭面还如火,自许清诚卒似冰。
反覆来篇却堪叹,待将遗恨寄朱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