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府槐龙篇(明·徐渭)
  五言排律   显示自动注释

宣镇开府之西有槐曰槐龙高不过丈馀围亦未匝两把而广团如盖纠枝如龙蛇重不可胜支拄以数十可拟五楹屋之覆盛夏叶生苍赭骞扑又若龟穹而鹏下语其奇蹇非特一世所无即邓林见之亦当却避而偃也然所云丈馀者榆橛耳而顶折处始为槐相传毅皇帝幸此中人所接以植者或云文皇予视之非百年中物云文皇盖文皇数幸此以讨不廷行殿当槐处意槐植其时殆然耶旧为某参戎宅圃以其所从来如是也久之不自安迨今吴镇公至则曰是地为圣祖临御以平定所不可以私准其直赎之遂稍新其搆用以备讲武飨士予过镇公与萍逢者数人憩其下少焉榼至为数酌起步稍北得曲甃似以浮斝而涸不流问水得古方井去槐可数十步汲以漱冷不可衔以其甘也勉吸焉始悟水木母也母殊而子以凡理限可乎以此推之未百年而成是植未为不可信也

大树将军号,乔松大夫封。何如兹茂荫,宛尔作深笼。

目目尖成兔,条条结绾龙。乘凉翠葆飒,撑暑碧油烘。

开府何年买,天王旧物钟。宾觞飞递外,塞略坐筹中。

鹏翼垂天下,龟裙覆海穹。柯南蚁垒国,甃北乳方泓。

的的朱门照,霏霏绿雾濛。干云榆所接,影月桂能通。

赭荚承新蜕,青丝断坠虫。五楹团广厦,百柱卓雄风。

大漠驯骄子,长城属令公。一枝阴虏马,半叶扫边烽。

矢石无忘备,尊罍稍可从。先朝勤灌溉,后代倚幢𪚑。

虬拟皇情悦,黄犹御气蒙。长陵如可作,愿柱大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