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哀诗 其一 袁爽秋京卿(清·黄遵宪)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光绪二十六年作

土生板荡朝,非气莫能济。国家有妖孽,尤贵养正气。

公官典客时,正值艰难际。初言义和拳,本出大刀会。

先皇铸九鼎,早既斥魑魅。明明白莲教,遗孽传苗裔。

邪述金钟罩,不过弄狡狯。宗社三百年,岂可付儿戏。

继言诸大国,各有白马誓。预储大万金,始可戮一士。

矧持英簜来,堂堂大国使。一客不能容,反纵瘈犬噬。

问罪责主人,将以何辞对?封事两留中,痛哭再上疏。

彼贼敢横行,实挟朝贵势。奈何朝廷尊,公与匪人比?

盲师糊涂相,骄将偃蹇吏。掷国作孤注,作事太愦愦。

速请黄钺诛,无得议视贵。幸清君侧恶,斧钺臣不避。

当璧天子父,不敢为尊讳。天潢盗弄兵,语直斥王字。

呜呼批鳞难,况触投鼠忌。朝衣缚下狱,众口成诟詈。

白刃露霜锋,黄巾走尘骑。阿师呼大兄,红带夹道侍。

欢哗杀二毛,万头相倾挤。公甫下囚车,拜问臣何罪?

刑官纵马来,大骂囚无礼。岂容发口言,指天复画地。

呼天声未终,滚地头已坠。恶耗四海传,何人不雨泪!

识公十数年,相见軏倒屣。追述潘邓说,许我以国器。

同辈六七贤,推公最强记。喜谈佛老学,语我求出世。

知公真名士,不独善交艺。未知比干心,竟为直谏碎。

我实知公浅,负负心内愧。马关定约后,公来谒大吏。

青梅雨翛翛,煮酒论时事。公言行箧中,携有《日本志》。

此书早流布,直可省岁币。我已外史达,人实高阁置。

我笑不任咎,公更发深喟。今日读公疏,倘得行公意。

四百五十兆,何至贻民累。不独民累祛,中国咸受惠。

即彼附贼徒,亦缓须臾毙。斥公助逆人,黄泉见亦悔。

苍苍天九重,今尚浮云蔽。痛公不言隐,开卷軏流涕。

盗首既伏诛,知公不为厉。定为社稷忧,骑龙谒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