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川鸿齐英偕僧来谒张副使误谓为僧鸿齐作诗自辩余赋此以解嘲(清·黄遵宪)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光绪三年至七年作

谓僧为官非秃鹙,谓官为僧非沐猴。为官为僧无不可,呼马应马牛应牛。

先生昨者杖策至,两三老衲共联袂。宽衣博袖将毋同,只少袈裟念珠耳。

师丹固非老善忘,鲁侯亦岂儒为戏。知公迹僧心亦僧,不复拘拘皮相士。

先生闻当喜欲狂,自辩非僧太迂泥。但论普度一切心,安识转轮三世事。

吾闻先达曾戏言,莫如为僧乐且便。世间快意十八九,只恨酒色须逃禅。

入宫有妻案有肉,弃冠便作飞行仙。昨者大邦布令甲,宗门无用守戒法。

周妻何肉两无忌,朝过屠门夕拥妾。佛如有知亦欢喜,重愿东来度僧牒。

溯从佛法初来东,稻目以后争信崇。造经千卷塔七级,赐衣百袭粟万钟。

帝王亦称三宝奴,上皇尊号多僧徒。七道百国输正税,民膏民血供浮屠。

将军柄政十数世,争挽强弓不识字。斯文一脉比传灯,亦赖儒僧延不坠。

西方菩萨东沙门,天上地下我独尊。尊君为僧固君福,急掩君口听我言。

九方何必分黄骊,两兔安能辨雄雌。鸿飞宁记雪泥迹,马耳且任东风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