① 初宪宗即位,剑南刘辟自称留后以叛。元和元年正月,以高崇文为左神策行营节度使讨辟。九月,克成都。十月,辟伏诛。二年正月己丑,朝献于大清宫。庚寅,朝享于太庙。辛卯,祀昊天上帝于郊丘。还宫,大赦天下。
序:初宪宗即位,剑南刘辟自称留后以叛。元和元年正月,以高崇文为左神策行营节度使讨辟。九月,克成都;十月,辟伏诛;二年正月己丑,朝献于大清宫;庚寅,朝享于太庙;辛卯,祀昊天上帝于郊丘。还宫,大赦天下。臣愈首再拜言,臣伏见皇帝陛下即位已来,诛流奸臣,朝廷清明,无有欺蔽,外斩杨惠琳、刘辟以收夏蜀,东定青齐积年之叛,海内怖骇,不敢违越。郊天告庙,神灵欢喜;风雨晦明,无不从顺。太平之期,适当今日。臣蒙被恩泽,日与群臣序立紫宸殿陛下,亲望穆穆之光,而其职业,又在以经籍教导国子,诚宜率先作歌诗以称道盛德,不可以辞语浅薄不足以自效为解,辄依古作四言〈元和圣德诗〉一篇,凡千有二十四字,指事实录,具载明天子文武神圣,以警动百姓耳目传示无极,其诗曰:
引用典故:丹凤门 簋簠
皇帝即阼,物无违拒。
曰旸而旸,曰雨而雨。
维是元年,有盗在夏。
欲覆其州,以踵近(一作其)
皇帝曰嘻,岂不在我。
负鄙为艰,纵则不可。
出师征之,其众十(一作千)
军其城下,告以福祸。
腹败枝披,不敢保聚。
掷首陴外,降幡夜竖。
疆外之险,莫过蜀土
韦皋去镇,刘辟守后。
血人于牙,不肯吐口
开库啖(宋刻作啖)士,曰随所取。
汝张汝弓,汝鼓汝鼓。
汝为表书,求我帅汝。
事始上闻,在列咸怒。
皇帝曰然,嗟远士女。
苟附而安,则且付与。
读命于庭,出节少府。
朝发京师,夕至其部。
辟喜谓党,汝振而伍。
蜀可全有,此不当受。
万牛脔炙(一作肉),万瓮行酒。
以锦缠股,以红帕首
有恇其凶,有饵其诱。
其出穰穰,队以万数。
遂劫东川,遂据城阻。
皇帝曰嗟,其又可许。
爰命崇文,分卒禁禦。
有安其驱,无暴我野。
日行三十,徐壁其右。
辟党聚谋,鹿头是守。
崇文奉诏,进退规矩。
战不贪杀,擒不滥数。
四方节度,整兵顿马。
上章请讨,俟命起坐。
皇帝曰嘻,无汝烦苦。
荆并洎梁,在国门户。
出师三千,各选尔丑。
四军齐作,殷其如阜。
或拔其角,或脱其距。
长驱洋洋,无有龃龉。
八月壬午,辟弃城走。
载妻与妾,包裹稚乳
是日崇文,入处其宇。
分散逐捕,搜原剔薮。
辟穷见窘,无地自处
俯视大江,不见洲渚。
遂自颠倒,若杵投臼。
取之江中,枷脰械手
妇女累累,啼哭拜叩
来献阙下,以告庙社。
周示城市,咸使观睹。
解脱挛索,夹以砧斧
婉婉弱子赤立伛偻。
牵头曳足,先断腰膂
次及其徒,体骸撑拄。
末乃取辟,骇汗如写。
挥刀纷纭,争刌(音忖,细切也)脍脯。
优赏将吏,扶圭缀组
帛堆其家,粟塞其庾。
哀怜阵没,廪给孤寡
赠官封墓周匝宏溥
经战伐地,宽免租簿
施令酬功,急疾如火。
天地中间,莫不顺序。
幽恒青魏,东尽海浦。
南至徐蔡,区外杂虏。
怛威赧德,踧踖蹈舞。
掉弃兵革,私习簋簠
来请来觐,十百其耦(一作数)
皇帝曰吁,伯父叔舅。
各安尔位,训厥氓亩
正月元日,初见宗祖
躬执百礼登降拜俯。
荐于新宫,视瞻梁梠(音吕,楣也)
戚见容色,泪落入俎。
侍祠之臣,助我恻楚
乃以上辛,于郊用牡。
除于国南,鳞笋毛簴。
庐幕周施,开揭磊砢。
兽盾腾挐,圆坛帖妥。
天兵四罗,旂常婀娜
驾龙十二,鱼鱼雅雅
宵升于丘,奠璧献斝。
众乐惊作,轰豗融冶
紫焰嘘呵高灵下堕。
群星从坐,错落侈哆(丁可切,又昌者切)
日君月妃,焕赫婐𡜮
渎鬼濛鸿,岳祗嶪峨
饫沃膻芗,产祥降嘏
凤皇应奏,舒翼自拊。
赤麟黄龙,逶陀结纠。
卿士庶人,黄童白叟
踊跃欢呀,失喜噎欧
乾清坤夷,境落褰举
帝车回来,日正当午。
丹凤门,大赦天下。
涤濯刬磢(初两切,又此两切,瓦石洗物),磨灭瑕垢。
续功臣嗣,拔贤任耇。
孩养无告,仁滂施厚。
皇帝神圣,通达今古。
听聪视明,一似尧禹。
生知法式,动得理所
天锡皇帝,为天下主。
并包畜养,无异细钜。
亿载万年,敢有违者。
皇帝俭勤盥濯陶瓦
斥遣浮华,好此绨纻。
敕戒四方,侈则有咎。
天锡皇帝,多麦与黍。
无召水旱,耗于(一作无耗)雀鼠。
亿载万年,有富无窭。
皇帝正直,别白善否。
擅命而狂,既剪既去。
尽逐群奸,靡有遗侣
天锡皇帝,厖臣硕辅
博问遐观,以置左右。
亿载万年,无敢余侮。
皇帝大孝,慈祥悌友
怡怡愉愉,奉太皇后。
浃于族亲,濡及九有。
天锡皇帝,与天齐寿。
登兹太平,无怠永久。
亿载万年,为父为母。
博士臣愈,职是训诂。
作为歌诗,以配吉甫。
⑴ 先是年德宗建中间,李希烈、朱泚等反,至是杨惠琳、刘辟继踵而起。此叙惠琳据夏州,出师征讨有功,以为平刘辟发端
⑵ 时严绶在河东,表请讨惠琳,诏与天德军合击之
⑶ 荆谓荆南节度使裴均、并谓河东节度使严绶、梁谓山南西道节度使严砺
⑷ 婐,乌果切,𡜮,五果切,身弱好也,谓月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