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青龙寺赠崔大(一作群)补阙(寺在京城南门之东)(唐·韩愈)  显示自动注释

秋灰初吹季月管,日出卯南晖景短。友生招我佛寺行,正值万株红叶满。

光华闪壁见神鬼,赫赫炎官张火伞然云烧树火(宋刻作大)实骈,金乌下啄赪(音蛏)虬卵。

魂翻眼倒忘处所,赤气冲融无间断。有如流传上古时,九轮照烛乾坤旱。

二三道士席其间,灵液屡进玻黎碗。忽惊颜色变韶稚,却信灵仙非怪诞。

桃源迷路竟茫茫,枣下悲歌徒纂纂。前年岭隅乡思发,踯躅成山开不算

去岁羁帆湘水明,霜枫千里随归伴。猿呼鼯啸鹧鸪啼,恻耳酸肠难濯浣。

思君携手安能得,今者相从敢辞懒。由来钝騃(音矮)参寻,况是儒官饱闲散。

惟君与我同怀抱,锄去陵谷置平坦。年少得途未要忙,时清谏疏尤宜罕。

何人有酒身无事,谁家多竹门可款须知节候即风寒,幸及亭午犹妍暖

南山逼冬转清瘦,刻画圭角出崖窾。当忧复被冰雪埋,汲汲来窥戒迟缓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东坡题跋》
韩退之《游青龙寺》诗,终篇言赤色,莫晓其故。尝见小说:郑虔寓青龙寺,贫无纸,取柿叶学书。九月,柿叶赤而实红。退之诗乃寓此也。
《嫩真子》
仆旧读此诗,以为此言乃谕画壁之状,后见《长安志》云:“青龙寺有柿万株。”此盖言柿熟之状:火伞、赪虬卵、赤气冲融、九龙照烛,皆其似也。青龙寺在长安城中,白乐天《新昌新居》诗云:“丹凤楼当后,青龙寺在前。”以此知氏安诸寺多柿。故郑虔知慈恩寺有柿叶数屋,取之学书。仆仕于关陕,行村落间,常见柿连数里,欲作一诗,竟不能奇,每嗟“火伞”等语诚为善谕。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
退之诗如“何人有酒身无事,谁家多竹门可款”之句,尤闲远有味。
《新刊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
韩醇曰:上联咏柿叶之红,而光华之灿然;下联咏柿实之赤,而日光之交映。火伞、虬卵,皆状其红,而取喻之工如此(“光华闪壁”四句下)。
《批韩诗》
朱彝尊曰:要此句点明(“正值万株”句下)。此可谓极其形容,然还是长吉等面貌(“光华闪壁”四句下)。此巧丽类初唐,但句法加苍耳(“桃源迷路”二句下)。四样红树,摘得妙,寄兴亦好(“霜枫千里”句下)。逸趣飘然(“时清谏疏”句下)。下句轻圆,诗家妙境。此处再得点一句红叶应转,更有味(“谁家多竹”句下)。此诗运意却细,又与他处粗硬者不同。何焯曰:四衬皆取色(“霜枫千里”句下)。切补阙(“时清谏疏”句下)。张鸿曰:写红柿,极造意之工(“赤气冲融”句下)。细筋入骨(“今者相从”句下)。所造意句,均去陈言(“惟君与我”二句下)。
《义门读书记》
炎官张伞,金乌啄卵,宋人学奇者多矣,不能到得后半情味,则徒馀恶面目也。安溪谓:韩子七言古诗,此篇第一,尤佳处则在此二句,真能随遇而安也(“须知节候"二句下)。
《初白庵诗评》
四句形容太狠(“光华闪壁”四句下)。
《昌黎诗增注证讹》
公七言古诗间用对句,唯《桃源图》及此篇、《赠崔立之》石篇而已。
《海日楼札丛》
从柿叶生出波澜,烘染满目,竟是《陆浑山火》缩本。吾尝论诗人兴象,与画家景物感触相通。密宗神秘于中唐,吴、卢画皆依为蓝本。读晶黎、昌谷诗,皆当以此意会之。颜、谢设色古雅,如顾、陆;苏、陆设色,如与可、伯时,同一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