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嗟哉董生行(唐·韩愈)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甘旨 

淮水出桐柏,山东驰遥遥(一作悠悠),千里不能休。

淝水出其侧,不能千里百里入淮流。寿州属县有安丰,唐贞元时县人董生召南隐居行义于其中。

刺史不能荐,天子不闻名声,爵禄不及门。门外惟有吏,日来徵租更索钱。

嗟哉董生朝出耕(一作至),夜归读古人书。尽日不得息,或山而(一作于)樵,或水而(一作于)渔。

入厨具甘旨,上堂问起居。父母不戚戚,妻子不咨咨

嗟哉董生孝且慈,人不识,惟有天翁知。生祥下瑞无时期。

家有狗乳出求食,鸡来哺其儿。啄啄庭中拾虫蚁,哺之不食鸣声悲。

徬徨踯躅久不去,以翼来覆待狗归。嗟哉董生,谁将与俦。

时之人,夫妻相虐,兄弟为雠。食君之禄,而令父母愁。

亦独何心,嗟哉董生无与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批韩诗》
朱彝尊曰:近俚近质处,乐府本色(“日来”句下)。亦以俚俗胜(“以翼”句下)。)。锻语刻酷警动(“亦独”句下)。长短句错,是仿古乐府,意调亦仿佛似之。汪琬曰:叙事质而不俚,琐而不俗,是谓古节古意。
《昌黎先生诗集注》
俞场曰:古诗长短句,盛于太白,如《蜀道难》、《远别离》等篇,实为公所取法者,其奇横偏在用韵处贯下一笔,然后截住,以足上意,如“尽日不得息”、“亦独何心”等句是也。
《韩柳诗选》
唐人乐府类皆以礼丽之辞为之。自李太白出,斟酌于《离骚》、古乐府之间、而为之一变。公诗近之。
《载酒园诗话又编》
韩诗至《石鼓歌》而才情纵恣已极,至《嗟哉董生行》,则骎骎淫于卢仝矣。古人所以戒入鲍鱼之肆。附黄白山评:此退之自谓“才大无所不可”耳,岂胸无主张,容易渐染于人者!
《围炉诗话》
昌黎《董牛行》不循句法,却是易路。
《茧斋诗谈》
《嗟哉董生行》,实用文体为诗,更讳不得。然其驰骋跌宕,音节疾徐,实是乐府长短句,不害其似文也。凡称“行”者,音调贵乎流走。
《唐诗别裁》
直白少文,正是不可及处。
《唐宋诗醇》
神味古淡,节族自然,集中寡二少双,惟《琴操》间有近之者。
《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
鸡狗一段,形容物类相感、其说理本《易•中孚》“信及豚鱼”,其行文设色,又用《史记》李广射虎、苏武牧牴,细碎事极为铺张。此所谓人所应有,我不必有,人所应无,我不必无也。然其实总在《三百篇》,如“我徂东山”,叹恤士卒三年未归者,正言不过一二,瓜敦、熠耀、鹳垤、鹿场,娓娓言之。汉乐府犹得此法,如《上留田》之瓜蒂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