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崔二十六立之(唐·韩愈)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观名计利 躯不赀 帨缡 太庙牺 埙篪 

西城员外丞心迹屈奇往岁战词赋,不将势力随。

下驴入省门,左右惊纷披傲兀试席深丛(一作岩)见孤罴。

文如翻水成,初不用意为。四座各低面,不敢捩眼窥。

升阶揖侍郎,归舍日未敧。佳句喧众口,考官敢瑕疵。

连年收科第,若摘颔底髭。回首卿相位,通途无他岐

岂论校书郎,袍笏光参差。童稚见称说,祝身得如斯。

侪辈妒且热,喘如竹筒吹。老妇愿嫁女,约不论财赀。

老翁不量分,累月笞其儿。搅搅争附托,无人角雄雌。

由来人间事,翻覆不可知。安有巢中鷇(音寇),插翅飞天陲

驹麛著爪牙,猛虎借与皮。汝头有缰系,汝脚有索縻。

陷身泥沟间,谁复禀指撝。不脱吏部选,可见偶与奇。

又作朝士贬,得非命所施。客居京城中,十日营一炊。

逼迫走巴蛮(一作峦),恩爱座上离。昨来汉水头,始得完孤羁

(音形)挂新衣裳,盎弃食残糜。苟无饥寒苦,那用分高卑。

怜我还好古,宦途同险巘。每旬遗我书,竟岁无差池

新篇奚其思,风幡肆逶迤。又论诸毛功,劈水看蛟螭。

雷电生睒(音闪)(音释),角鬣相撑披。属我感穷景,抱华不能摛。

唱来和相报,愧叹俾我疵。又寄百尺綵,绯红相盛衰。

巧能喻其诚,深浅抽肝脾。开展放我侧,方餐涕垂匙。

朋交日凋谢,存者逐利移。子宁独迷误,缀缀意益弥。

举头庭树豁,狂飙卷寒曦。迢递山水隔,何由应埙篪

别来就十年,君马记騧骊。长女当及事,谁助出帨缡

诸男皆秀朗,几能守家规文字锐气在,辉辉见旌麾。

摧肠与戚容,能复持酒卮。我虽未耋老,发秃骨力羸。

所馀十九齿,飘飖尽浮危。玄花著两眼,视物隔褷䙰

燕席谢不诣,游鞍悬莫骑。敦敦凭书案,譬彼鸟黏黐(丑知切)

且吾闻之师,不以物自隳。孤豚眠粪壤,不慕太庙牺

君看一时人,几辈先腾驰。过半黑头死,阴虫食枯骴(音疵,残骨)

欢华不满眼,咎责塞两仪。观名计之利(一作实),讵足相陪裨

仁者耻贪冒,受禄量所宜。无能食国惠,岂异哀癃罢

久欲辞谢去,休令众睢睢(音隋)况又婴疹疾,宁保躯不赀

不能前死罢,内实惭神祇。旧籍在东郡,茅屋枳棘篱。

还归非无指,灞渭扬春澌生兮耕吾疆,死也埋吾陂。

文书自传道,不仗史笔垂。夫子固吾党,新恩释衔羁

去来伊洛上,相待安罛(音孤)(音卑)我有双饮𧣴,其银得朱(音殊)(音时)

黄金涂物象,雕镌妙工倕乃令千里鲸,幺么微螽斯

犹能争明月,摆掉出渺瀰。野草花叶细,不辨薋菉葹。

绵绵相纠结,状似环城陴。四隅芙蓉树,擢艳皆猗猗。

鲸以兴君身,失所逢百罹月以喻夫道,僶勉励莫亏。

草木明覆载,妍丑齐荣萎。愿君恒御之,行止杂燧觿。

异日期对举,当如合分支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临汉隐居诗话》
诗恶蹈袭古人之意,亦有袭而愈工若出于己者。盖思之愈精,则造语愈深也。魏人章疏云:“福不盈身,祸将溢世。”韩愈则曰:“欢华不满眼,咎责塞两仪。”……盖愈工于前也。
《䂬溪诗话》
昌黎《寄崔立之》云:“傲兀坐试席,深丛见孤罴”,“四座各低面,不敢捩泪窥”,可为善言场屋事。若平日所养不厚,诚难傲兀也。
《馀冬诗话》
杜子美诗:“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甫之所谓“文章”,只是就诗言耳。韩退之诗:“文章自传道,奚仗史笔为?”韩退之所谓“文”,乃有见于孔、孟,知圣人之所以传道者。先儒谓:“退之因学文而见道,所见虽粗,而大纲则正矣。”后胜之士,诗要学杜,文要学韩,而未有决然能并之者。彼乌知子美之所不自满,与退之所以自励者耶?
《批韩诗》
朱彝尊曰:叙崔如小传,自叙如尺牍,局面亦开阔。第以夸多角胜则可,颇乏惊人处。何焯曰:点法凌驾(“袍笏”句下)。累句(“童稚”四句下)。四段波澜,极力铺张,与下反对。文法亦自汉、魏出(“老翁”二句下)。转(“由来”二句下)。反衬相形,更曲折(“猛虎”句下)。点叙剪裁,亦凌驾法(“那用”句下)。接无痕(“怜我”句下)。纽合一笔(“宦途”句下)。率句(“愧叹”句下)。对下相待伊洛意。顿挫郁勃,文势潆洄,长篇正须有此(“何由”句下)。揽入更妙(“君看”句下)。打转前半(“夫子”二句下)。结得住(“相待”句下)。刻画精妙,辜写琐细,亦自乐府来。古乐府时于浑朴中特见精丽(“擢艳”句下)。张鸿曰:此处皆从古乐府出,如《木兰》、《罗敷》诸诗,其排比处皆有音律。公务去陈言,而实则皆有所本,不可不知(“老翁”二句下)。
《义门读书记》
《诗》、《骚》之裔。暗伏“巢中毂”(“不将”句下)。反呼“不脱吏部选”(“回首”二句下)。波澜顿挫处(“童稚”十句下)。
《九辩》
“愿自往而径游兮,路壅绝而不通。欲循途而平驱兮,又未知其所从。然中路而迷惑兮,自压鞍而学诵。性愚陋以褊浅兮,信未达乎从容。”篇中意本于此,而硕大宽平过之(“由来”句至“那用”句下)。“好古”二字,文书传道之源(“怜我”句下)。正与“鲸以兴君身”八句相对(“巧能”句下)。此二句即为“几辈先腾驰”起本(明交”二句下)。回顾战艺。其下二句,即为后赠“盏以益其诚”引脉,亦且含思其盛、见艽衰意(“文字”二句下)。数句皆从盛衰意生出。借崔衬出自己,上下联络有情(“我虽”六句下)。极自状其衰,却又已为传道起本(“燕席”四句下)。此则摆掉而出于盛衰之外,观名以计,则向之逐利者固未必利,何摧戚之有哉?从吾所好而已。此段议论,承上崄巇衰谢,起下归隐,用意深长(“且吾”十二句下)。数句将前半命与道意收摄照应不遗(“鲸以”六句下)。结句只从酒盏直收,使人不能寻其起伏之迹。
《榕村诗选》
前叙崔之登第谪官,中道与崔唱酬之事,而因讯其安候。后乃自述其志,而欲与崔偕隐。末方及其所以报崔之诒者,与前巧渝其诚相应。
《韩柳诗选》
笔意最古宕,是从乐府中化出。
《昌黎先生诗集注》
语调亦本古歌词,但置此处,颇觉无甚深味《“老翁”二句下)。
《唐宋诗醇》
叙崔如小传,叙白如尺牍,杂沓视缕,似破碎而实浑成。其词意恳款,下笔不能自休,可想见交谊之厚。
《韩集点勘》
“福不盈眦,祸溢于世”,此班固《宾戏》之文,又魏人章疏所本。道辅语犹未详也(“欢华”二句下)。
《韩诗臆说》
“屈奇”二字是立之真赞,即此一篇骨子(“心迹”句下)。论诸毛功,当是论作文字也。朱子谓专为《毛颖传》而发,尚不甚安(“又论”句下)。说得竦然,真觉死有馀恨。热场中读此数语,能无冰冷雪淡(“欢华”二句下)?自负得真确,语亦倚天拔地(“文书”二句下)。
《唐宋诗举要》
吴曰:横亘而来,据一篇之胜(“且吾”句下)。长篇气势,浑灏流转,而时有螭龙光怪,出没其间,最是韩公胜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