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张籍(唐·韩愈)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汗漫 剪翎送笼 六丁 织女襄 治水 

李杜文章在,光燄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伊我生其后,举颈遥相望。

夜梦多见之,昼思反微茫。徒观斧凿痕,不瞩治水航。

想当施手时,巨刃磨(一作摩)天扬。垠崖划崩豁,乾坤摆雷硠

惟此两夫子,家居率荒凉。帝欲长吟哦,故遣起且僵。

剪翎送笼中,使看百鸟翔。平生千万篇,金薤垂琳琅。

仙官敕六丁,雷电下取将流落人间者,太山一毫芒。

我愿生两翅,捕逐出八荒精诚忽交通,百怪入我肠。

刺手拔鲸牙,举瓢酌天浆腾身跨汗漫,不著织女襄

顾语地上友,经营无太忙。乞君飞霞佩,与我高颉颃。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临汉隐居诗话》
元稹作李、杜优劣论(按指《唐故工部员外郎杜君墓系铭》先杜而后李。韩退之不以为然,诗曰:“李杜文章在……可笑不自量。”为微之发也。元稹自谓知老杜矣,其论曰:“上该曹刘,下薄沈宋。”至韩愈则曰:“刺手拔鲸牙,举瓢酌天浆。”夫高至于“酌天浆”,幽至于“拔鲸牙”,其思赜深远宜如何,而讵止于曹刘、沈宋之间耶?
《苕溪渔隐丛话前集》
《雪浪斋日记》:退之参李、杜,透机关,于《调张籍》诗见之。自“我愿生两翅,捕逐出八荒”以下,至“乞君飞霞佩,与我高颉颃”,此领会语也。从退之言诗者多,而独许籍者,以有见处可以传衣钵耳。
《竹坡诗话》
元微之作李杜优劣论,谓太白不能窥杜甫之籓蓠,况堂奥乎?唐人未尝有此论,而稹始为之。至退之云:“李杜文章在……那用故谤伤”,则不复为优劣矣。洪庆善作《韩文辨证》,著魏道辅之言,谓退之此诗为微之作也。微之虽不当自作优劣,然指稹为愚儿,岂退之之意乎?
《岁寒堂诗话》
元微之尝谓自诗人以来,未有如子美者,而复以太白为不及。故退之云:“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退之于李杜,但极口推尊,而未尝优劣,此乃公论也。
《环溪诗话》
韩诗无非《雅》也,然则有时乎近《风》……《调张籍》而歌李杜则《颂》之类也。
《象山先生全集•语录》
有客论诗,先生诵昌黎《调张籍》一篇……且曰:“读书不到此,不必言诗。”
《黄氏日钞》
《调张籍》:形容李、杜文章,尤极奇妙。
《唐诗快》
亦足为李、杜吐气矣。
《批韩诗》
朱彝尊曰:运思好,若造语则全是有意为高秀(“乾坤”句下)。出语奇特(“精神”二句下)。议论诗,是又别一调,以苍老胜。他人无此胆。何焯曰:此公自得处,所谓“不名一体,怪怪奇奇”(“举瓢”句下)。
《韩柳诗选》
公之并推李、杜,非因世人所称,实自有兼得处。他人学诗才薄,因不能并历两公之藩,无怪乎偏好耳。
《唐诗别裁》
言生乎愿学者惟在李、杜,故梦寐见之,更冀生羽翼以追逐之。见籍有志于古,亦当以此为正宗,无用岐趋也。元微之尊杜而抑李,昌黎则李、杜并尊,各有见地。至谓“群儿愚”指微之,魏道辅之言,未可援引。
《唐宋诗醇》
此示籍以诗派正宗,言己所手追心慕,惟有李、杜,虽不可几及,亦必升天入地以求之。籍有志于此,当相与为后先也。其景仰之诚,直欲上通孔梦,其运量之大,不减远绩禹功;所以推崇李、杜者至矣。
《韩昌黎诗集编年笺注》
此诗极称李、杜,盖公素所推服者,而其言则有为而发。《旧唐书•白居易传》:元和十年,居易贬江州司马。时元微之在通州,尝与元书,因论作文之大旨……是李、杜交讥也。元于元和八年作《杜工部墓志铭》……其尊杜而贬李,亦已甚矣。时其论新出,愈盖闻而深怪之,故为此诗,因元、白之谤伤,而欲与籍参逐翱翱。要之,籍岂能颉颃于公耶?此所以为“调”也。
《网师园唐诗笺》
奇警(“想当”四句下)。思入淼茫,笔吐光怪(“我愿”句下)。
《瓯北诗话》
诗家好作奇句警语,必千锤百炼而后能成。如李长吉“石破天惊逗秋雨”,虽险而无意义,只觉无理取闹。至少陵之“白摧朽骨龙虎死,黑入太阴雷雨垂”,昌黎之“巨刃磨天扬”,“乾坤摆礌硠”等句,实足惊心动魄,然全力搏兔之状,人皆见之。
《老生常谈》
昌黎五古,语语生造,字字奇杰,最能医庸熟之病。如《荐士》、《调张籍》等篇,皆宜熟读以壮其胆识,寄其豪气。……《调张籍》开口便是“李杜文章在”,缘心中意中倾倒已久,不觉冲口而出。通首极光怪奇离之能,气横笔锐,无坚不破;末于张籍只用一笔带过,更不须多赘。
《养一斋诗话》
“垠崖划崩豁,乾坤摆雷硠”,“刺手拔鲸牙,举瓢斟天浆”,“文章自娱戏,金石日击撞。龙文百斛鼎,笔力可独扛”,自是昌黎诗法得手处。然昌黎不又云“狂词肆滂葩,低昂见舒惨。奸穷怪变得,往往造平淡”乎?公诗有“滂葩”而无“平淡”,终非诗教之本指也。
《岘佣说诗》
《调张籍》诗:“想当施手时……乾坤摆雷硠。”奇杰之语,戛戛独造。
《增评韩苏诗钞》
三溪曰:起笔十字业已脍炙人口,以为千古名言,虽以韩公之文之圣,推奖不容于口,李杜文章可谓空前绝后矣。
《韩诗臆说》
此诗李、杜并重,然其意旨,却著李一边多,细玩当自知之。见得确,故信得真,语语着实,非第好为炎炎也。“调”意于末四句见之。当时论诗意见,或有不合处,故公借此点化他。
《唐宋诗举要》
高步瀛曰:此写运穷,语极沉痛(“使看”句下)。结出“调”意(末句下)。吴曰:雄奇岸伟,亦有光焰万丈之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