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东方朔杂事(唐·韩愈)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汉武帝内传》:“帝好长生,七夕,西王母降其宫。索桃七枚,以四枚与帝,自食三枚,曰:‘此桃三千年一实。’时东方朔从殿东厢朱鸟牖中窥母,母谓帝曰:‘此窥牖儿尝三来偷吾桃,昔为太山上仙官,令到方丈,擅弄雷电,激波扬风,风雨失时,阴阳错迕,致令蛟鲸陆行,海水暴竭,黄鸟宿渊,于是九潦丈人乃言于太上,遂谪人间。’其后朔一旦乘龙飞去,不知所在。”

引用典故:噫为风 溺殿衙 

严严(古岩严通)王母宫,下维万仙家。噫欠为飘风,濯手大雨沱。

方朔乃竖子,骄不加禁诃。偷入雷电室,輷(音轰)(音棱)掉狂车。

王母闻以笑,卫官助呀呀不知万万人,生身埋泥沙。

簸顿五山(音匐)流漂八维蹉。曰吾儿可憎,奈此狡狯何。

方朔闻不喜,褫身蛟蛇瞻相北斗柄,两手自相挼(音傩)

群仙急乃言,百犯庸不科。向观睥睨处,事在不可赦(音奢)

欲不布露言,外口实諠哗。王母不得已,颜嚬口赍嗟

颔头可其奏,送以紫玉珂。方朔不惩创,挟恩更矜誇。

诋欺刘天子,正昼溺殿衙一旦不辞诀,摄身凌苍霞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黄氏日钞》
《读东方朔杂事》、《谴疟鬼》一诗,皆滑稽以讽。
《昌黎先生诗集注》
公诗皆本经史,而此作独专取《内传》,亦偶然戏笔。
《唐宋诗醇》
俞玚曰:此诗洪兴祖以为讥弄权挟恩者,观结语云云、殊不然也,意亦指文人播弄造化,如《双鸟诗》云尔。不然,何独取方朔而拟之权幸耶?
《诗比兴笺》
专用《汉武内传》成文。洪兴祖谓讥弄权挟恩者。孙洳斤谓元和十一年公为右庶子时,皇甫镈、程异之徒用事而作。沆案此为宪宗用中官吐突承璀而作也。……章末特故幻词以掩其讥刺之迹耳。……此乃全取小说,游戏成文,盖《毛颖传》之流,故题曰“杂事”,曾于方朔何伤?
《韩诗臆说》
此诗本事点染,以刺当时权幸,且讽时君之纵容,以酿为祸害也。“骄不加禁河”五字,乃一篇之旨。“不知万万人,生身埋泥沙”数语,见嬖幸恃恩无赖,流毒生民,其害可胜言哉!“王母不得已”云云,曲尽昏庸姑息情态。前云入雷室、弄雷车,后云乘云飞去,仍是就本事衍叙以迷离之耳。不必句句粘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