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江陵途中寄赠王二十补阙李十一拾遗李二十六员外翰林三学士(唐·韩愈)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德宗贞元二十年移江陵法曹参军,未几以四门博士召,三学士王涯、李建、李程也。

孤臣昔放逐,血泣追愆尤。汗漫不省识,恍如乘桴浮。

或自疑上疏,上疏岂其由。是年京师旱,田亩少所收。

上怜民无食,征赋半已休。有司恤经费,未免烦徵求。

富者既云急,贫者固已流。传闻闾里间,赤子弃渠沟。

持男易斗粟掉臂莫肯酬。我时出衢路,饿者何其稠。

亲逢道边死,伫立久咿嚘归舍不能食,有如中钩

适会除御史,诚当得言秋。拜疏移閤门,为忠宁自谋。

上陈人疾苦,无令绝其喉。下陈畿甸内,根本理宜优。

积雪验丰熟,幸宽待蚕麰天子恻然感,司空叹绸缪。

谓言即施设,乃反迁炎州同官尽才俊,偏善柳与刘。

或虑语言泄,传之落冤雠。二子不宜尔,将疑断还不。

中使临门遣,顷刻不得留。病妹卧床褥,分知隔明幽

悲啼乞就别,百请颔头弱妻抱稚子,出拜忘惭羞

僶俛不回顾,行行诣连州。朝为青云士,暮作白头(一作首)囚。

商山季冬月,冰冻行辀春风洞庭浪,出没惊孤舟。

逾岭到所任,低颜奉君侯。酸寒何足道,随事生疮疣

远地触途异,吏民似猿猴。生狞多忿很,辞舌纷嘲啁

白日屋檐下,双鸣斗鸺鹠。有蛇类两首,有蛊群飞游。

穷冬或摇扇,盛夏或重裘。飓起最可畏訇哮陵丘

雷霆助光怪,气象难比侔疠疫忽潜遘,十家无一瘳。

猜嫌动置毒,对案辄怀愁前日遇恩赦私心喜还忧。

果然又羁絷,不得归锄耰此府雄且大,腾凌尽戈矛

栖栖法曹掾,何处事卑陬。生平企仁义,所学皆孔周

早知大理官,不列三后俦。何况亲犴(音岸)狱,敲搒奸偷

悬知失事势,恐自罹罝罘。湘水清且急,凉风日脩脩。

胡为首归路,旅泊尚夷犹。昨者京使至,嗣皇传冕旒

赫然下明诏,首罪诛共吺(古兜字)复闻颠夭,峨冠进鸿畴

班行再肃穆,璜佩琅璆伫继贞观烈,边封脱兜鍪。

三贤推侍从,卓荦倾枚邹高议参造化,清文焕皇猷。

(一作叶)心辅齐圣,致理同毛輶。小雅咏鹿鸣(一作鸣鹿),食苹贵呦呦。

遗风邈不嗣,岂忆尝同裯失志早衰换,前期拟蜉蝣。

自从齿牙缺,始慕舌为柔因疾鼻又塞,渐能等薰莸。

深思罢官去,毕命依松楸。空怀焉能果,但见岁已遒。

殷汤闵禽兽,解网蛛蝥雷焕掘宝剑,冤氛消斗牛。

兹道诚可尚,谁能借前筹殷勤答吾友,明月非暗投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新刊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
《笔墨闲录》曰:此等语可谓怨诽而不乱矣(“不列)句下)。
《后村诗话》
《江陵道中寄三翰林》云:“同官多才隽,偏善柳与刘。或疑言语汇,传之落冤雠。”按退之阳山之贬,此诗及史皆云因论宫市,似非刘、柳漏言之故。当时乃有此说,市朝风波,可畏久矣,然退之与刘、柳豁然不疑,故有“二子不宜尔”之句,庶儿不怨天,不尤人矣。
《黄氏日钞》
《赴江陵途中》诗,次叙明密,是记事体。内有云:“早知大理官,不列三后俦。何况亲犴狱,敲搒发奸偷。”此语可警世俗。
《辑注唐韩昌黎集》
此诗详切恳恻,其述饥荒离别二段,亦仿佛工部,较胜《南山》数筹。
《批韩诗》
朱彝尊曰:意奇妙,然却以无心得之(“渐能”句下)。此却近《北征》,其笔力驰骋,亦不相上下。但气脉犹觉生硬,杜则浑然。张鸿曰:曲折而达(“或自”二句下)。戛戛独造,真陈言之务云也(“归舍”二句下)。描写真确,无不尽之情(“弱妻”二句下)。此二联可窥造句之妙(“自从”四句下)。此诗直追少陵。玩其描写,真有不可及处。格宛陵极力摹仿,而无其雄杰。何焯曰:老杜家数(“弱妻”二句下)。转接自己无痕(“遗风”二句下)。双关语(“因疾”二句下)。汪琬曰:以寄赠收(末句下)。
《初白庵诗评》
四句用事得体(“早知”四句下)。又深一层(“因疾”二句下)。
《唐宋诗醇》
此自阳山量移江陵而寄王涯、李建、李程、意在牵复耳。有求于人,易涉贬屈,而“齿缺”、“鼻塞”等语,借失志衰换写,意似有惩创,然只以诙谐出之,固知倔强犹昔,不肯折却腰骨也。意缠绵而词凄婉,神味极似小雅。
《瓯北诗话》
(韩)先与柳宗元、刘禹锡交好;及自监察御史贬阳山令,实以上疏言事,柳、刘泄之于王伾、王叔文等,故有此迁谪。然其《赴江陵》诗云:“同官尽才俊,偏善柳与刘。或虑言语泄,传之落冤仇。二子不宜尔,将疑断还不?”是犹隐约其词,而不忍斥言。
《韩诗臆说》
开口言追愆尤,而其下绝不愆尤,正如《诗》所谓“我罪伊何”也(“血泣”句下)。明理人亦作此糊涂语耶?然真悃正自可爱。此与《答柳子厚书》中语参看(“不列”句下)。公于伾,文之败,皆衮快彰明言之,所谓雄直气也(“首罪”句下)。直从《九歌》、《九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