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山女(唐·韩愈)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乘龙驾鹤 青鸟 

街东街西讲佛经,撞钟吹螺闹宫庭。广张罪福资(一作恣)诱胁,听众狎恰(唐人语)排浮萍。

黄衣道士亦讲说,座下寥落如明星。华山女儿家奉道,欲驱异教归仙灵。

洗妆拭面著冠帔,白咽红颊长眉青。遂来升座演真诀,观门不许人开扃。

不知谁人暗相报,訇然振动如雷霆。扫除众寺人迹绝,骅骝塞路连椔軿。

观中人满坐观外,后至无地无由听。抽簪(一作钗)脱钏解环佩,堆金叠玉光青(一作晶)荧。

天门贵人传诏召,六宫愿识师颜形玉皇颔首许归去,乘龙驾鹤去青冥。

豪家少年岂知道,来绕百匝脚不停。云窗雾阁事恍惚,重重翠幕深金屏。

仙梯难攀俗缘重,浪凭青鸟丁宁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许彦周诗话》
退之见神仙亦不伏,云:“我能屈曲自世间,安能从汝巢神仙?”赋《谢自然诗》曰:“童騃无所识。”作《谁氏子》诗曰:“不从而诛未晚耳。”惟《华山女》诗颇假借,不知何以得此?又:诗人写人物态度至不可移易……退之《华山女》诗云:“洗妆拭面著冠帔,白咽红颊长眉青。”此定是女道士。
《韩文考异》
或怪公排斥佛老不遗馀力,而于《华山女》独假借如此,非也。此正讥其街姿色,假仙灵以惑众。又讥时君不察,使失行妇人得入宫禁耳。观其卒章,豪家少年,云窗雾阁,翠幔金屏,青鸟丁宁等语,亵慢甚矣,岂真以神仙处之哉?
《环溪诗话》
韩诗无非《雅》也,然则有时乎近《风》,如《谁家子》、《华山女》、《椒澄观》,则近于《风》乎。
《黄氏日钞》
形容女冠之易动俗。
《馀冬诗话》
退之《咏华山女》诗:“白咽红颊长眉青。”……皆写真文字也。
《批韩诗》
朱彝尊曰:闭门人愈来,亦是奇境(“骅骝塞路”句下)。女道士乃作柔情语,然风致全在此(末句下)。何焯曰:反跌妙(“观门不许”句下)。应听众狎恰(“扫除众寺”句下)。
《初白庵诗评》
二句与杜老《丽人行》结处意同,而此更校含吐蕴藉(末二句下)。
《唐诗别裁》
《谢自然诗》显斥之,《华山女》诗微刺之,总见神仙之说之惑人也。《渔隐丛话》谓退之此诗颇用假借,岂其然乎?
《老生常谈》
《华山女》一首,用微言以讽之,与《谏佛骨》用直笔不同,诗文各有体裁耳。“洗妆拭面著冠帔,白咽红颊长眉青”,如见女道士风流装束。“观门不许人开扃”,先作一折笔,见有如许做作。至“观中人满坐观外,后至无地无由听”,便好笑人也。末四句“云窗雾阁”云云,隐语也,不必求其解而穿凿之。
《韩诗臆说》
此便胜《谢自然》篇,其中风刺都在隐约。结处不辟仙教之失,而云登仙之难,正是妙于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