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沈沧淮口,植木限众流。
启闭固有时,出纳千万舟。
眷予怀抱昏,羁别相牵钩。
观此巨派注,颇觉滞闷瘳。
喧豗怒霆起,始骇久不收。
既前目眩转,足缩不敢留。
朔雪下喷薄,散为白雾浮。
上悬赤油幕,旁断缥玉旒。
恐激地轴转,人有鱼鳖忧。
惊嗟势力壮,孰谓此物柔。
吾思作至监,实以处上游。
又欲接之口,沃荡胸中愁。
俄然渐枯涸,哮尔空泥沟。
渟滀既因人,开泄岂自由。
立间见底里,咄哉为尔羞。
⑴ 原作卷子,据黄本、陈本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