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鼓歌(唐·韩愈)
  押歌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欧阳修《集古录》云:“石鼓文在岐阳,初不见称于世,至唐人始盛称之,而韦应物以为周文王之鼓,至宣王刻诗尔。韩退之直以为宣王之鼓,在今凤翔孔子庙。鼓有十,先时散弃于野,郑馀庆始置于庙,而亡其二。皇祐四年,向传师求于民间,得之,十鼓乃足。”石鼓文可见者,其略曰:“我车既攻,我马既同。”又曰:“我车既好,我马既騊。君子员猎,员猎员游。麋鹿速速,君子之求。”又曰:“左骖幡幡,右骖騝騝。秀弓时射,麋豕孔庶。”又曰:“其鱼维何,维鱮维鲤。何以𣙲之,维杨与柳。”

张生手持石鼓文(生即籍),劝我试作石鼓歌。少陵无人谪仙死,才薄将奈石鼓何。

周纲陵迟四海沸,宣王愤起挥天戈。大开明堂朝贺,诸侯剑佩鸣相磨。

蒐于岐阳骋雄俊,万里禽兽皆遮罗镌功勒成告万世,凿石作鼓隳嵯峨。

从臣才艺咸第一,拣选撰刻留山阿。雨淋日炙野火燎,鬼物守护烦撝呵

公从何处得纸本,毫发尽备无差讹辞严义密读难晓,字体不类隶与科。

年深岂免有缺画,快剑斫断蛟鼍鸾翔凤翥众仙下,珊瑚碧树交枝柯。

金绳铁索锁纽壮,古鼎跃水龙腾梭陋儒编诗不收入二雅褊迫无委蛇。

孔子西行不到秦,掎摭星宿遗羲娥嗟予好古生苦晚,对此涕泪双滂沱。

忆昔初蒙博士徵,其年始改称元和。故人从军在右辅,为我度量(一作量度)臼科

濯冠沐浴告祭酒,如此至宝存岂多。毡包席裹可立致,十鼓祗载数骆驼

荐诸太庙比郜鼎,光价岂止百倍过。圣恩若许留太学,诸生讲解得切磋。

观经鸿都尚填咽,坐见举国来奔波。剜苔剔藓露节角,安置妥帖平不颇。

大厦深檐与盖覆,经历久远期无佗。中朝大官老于事,讵肯感激徒媕(音庵)(音阿)

牧童敲火牛砺角,谁复著手为摩挲日销月铄就埋没,六年西顾空吟哦。

羲之俗书姿媚,数纸尚可博白鹅继周八代争战罢,无人收拾理则那。

方今太平日无事,柄任儒术丘轲安能以此上论列,愿借辨口如悬河

石鼓之歌止于此,呜呼吾意其蹉跎。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邵氏闻见后录》
退之《石鼓诗》体,子美《八分歌》也。
《老学庵笔记》
胡基仲尝言:“韩退之《石鼓诗》云:‘羲之俗书趁姿媚。’狂肆甚矣。”予对曰:“此诗至云:‘陋儒编诗不收入,二雅褊迫无委蛇。’其言羲之‘俗书’,未为可骇也。”基仲为之绝倒。
《环溪诗话》
韩愈之妙,在用叠句。如“黄帘绿幕朱户间”,是一句能叠三物。如“洗妆拭面著冠帔,白咽红颊长眉青”,是两句叠六物。惟其叠多,故事实而语健。又诸诗《石鼓歌》最工,而叠语亦多。如“雨淋日炙野火烧”,“鸾翔凤翥众仙下”,“金绳铁索锁钮壮,古鼎跃水龙腾梭”,韵韵皆叠。每句之中,少者两物,多者三物乃至四物,几乎是一律。惟其叠语,故句健,是以为好诗也。韩诗无非《雅》也,然则有时乎近《风》。……如题南岳、歌石鼓,调张籍而歌李杜,则《颂》之类也。虽风、颂若不足,而雅正则有馀矣。
《馀师录》
退之诗,惟《虢园二十一咏》为最工,语不过二十字,而意思含蓄过于数千百言者。至为《石鼓歌》,极其致思,凡累数百言,曾不得鼓之仿佛。岂其注意造作,求以过人与?夫不假琢磨,得之自然者,遂有间邪?由是观之,凡人为文,言约而事该,文省而旨远者为佳。
《黄氏日钞》
《石鼓歌》、《双鸟诗》尤怪特。
《辑注唐韩昌黎集》
蒋之翘曰:退之《石鼓歌》颇工于形似之语。韦苏州,苏眉山皆有作,不及也。
《唐诗快》
可谓极力摹写(“快剑斫断”五句下)。诗之珠翠斑驳,正如石鼓。石鼓得此诗而不磨,诗亦并石鼓而不朽矣。
《诗辩坻》
《石鼓歌》全以文法为诗,大乖风雅。唐音云亡,宋响渐逗,斯不能无归狱焉者。陋儒哓哓颂韩诗,亦震于其名耳。
《批韩诗》
朱彝尊曰:作歌起(首二句下)。起四句似杜。退之有此段意思,故尔详述,然亦繁而不厌(“经历久远”句下)。作歌收,叹意不遂(末句下)。大约以苍劲胜,力量自有馀。然气一直下,微嫌乏藻润转折之妙。何焯曰:二句结上生下,有神力(“嗟余好古”二句下)。
《义门读书记》
文章只一句点过,专论字体,得之(“辞严义密”句下)。横插此二句,势不直(“年深岂免”二句下)。此刘彦和所谓“夸饰”。然在此题诗,反成病累(“陋儒编诗”四句下)。元人缘公此诗,乃置石鼓于太学。然公之在唐尝为祭酒,竟不暇自实斯言,何独切责于中朝大官哉(“圣恩若许”句下)。对籀文言之,乃俗书耳。《尘史》之云,愚且妄矣(“羲之俗书”句下)。
《初白庵诗评》
谦退处自占地步(“才薄将奈”句下)。
《带经堂诗话》
《笔墨闲录》云:“退之《石鼓歌》全学子美《李潮八分小篆歌》。”此论非是。杜此歌尚有败笔,韩《石鼓》诗雄奇怪伟,不啻倍蓰过之,岂可谓后人不及前人也!后子瞻作《凤翔八观》诗,中《石鼓》一篇,别与出奇,乃是韩公勍敌。
《载酒园诗话又编》
韩诗至《石鼓歌》而才情纵恣已极。
《唐诗别裁》
“陋儒”指当时采风者,言《二雅》不载,孔子无从采取也,焉有不满孔子意(“陋儒编诗”四句下)?隶书风俗通行,别于古篆,故云“俗书”,无贬右军意(“羲之俗书”二句下)。于今石鼓永留太学,昌黎诗为之先声也。典重和平,与题相称。
《网师园唐诗笺》
才说到张生所持纸本(“公从何处”句下)。警句(“鸾翔凤翥”二句下)。追叙。见公好古心切(“对此涕泪”句下)。此乃作歌本旨(“安能以此”句下)。
《老生常谈》
人当读李、杜诗后,忽得昌黎《石鼓》等诗读之,如游深山大泽、奔雷急电后,忽入万间广厦,商彝周鼎,罗列左右,稍稍憩息于其中,觉耳目心思;又别作宽广名贵之状,迥非人世所有,大快人意。
《诗法简易录》
第二字平,提起通篇之势,声调大振(“周纲陵迟”句下)。
《援鹑堂笔记》
韩昌黎《石鼓歌》,阮亭尝云:“杜《李潮八分歌》,不及韩、苏《石鼓歌》壮伟可喜。”余谓少陵此诗不及二百字,而往复顿挫,一出一入,竟只烟波老境,岂他人所场到!(方东)树按:往时海峰先生言:“东坡《石鼓》诗如不能胜韩,必不作。”今观之,但奇恣使才为佳耳,胜韩,未也,以校杜《八分歌》,则益为冗长。阮亭乃谓杜不及之,岂知言乎?若钱牧斋《西岳华山庙碑诗》,则益为扶墙扪壁,不可耐矣。
《瓯北诗话》
盘空硬语,须有精思结撰,若徒挦摭奇字,诘曲其同,务为不可读,以骇人耳目,此非真警策也。……其实《石鼓歌》等杰作,何尝有一语奥涩,而磊落豪横,自然挫笼万有。又如《喜雪献裴尚书》、《咏月和崔舍人》以及《叉鱼》、《咏雪》等诗,更复措思极细,遣词极工,虽工于试帖者,亦逊其稳丽。此则大才无所不办,并以见诗之工,固在此不在彼也。
《唐宋诗醇》
典重瑰奇,良足铸之金而磨之石。后半旁皇珍惜,更见怀古情深。
《剑溪说诗》
诗与题称乃佳。如《石鼓歌》三篇,韩、苏为合作,韦左司殊未尽致。
《石洲诗话》
渔洋论诗,以格调撑架为主,所以独喜昌黎《石鼓歌》也。《石鼓歌》固卓然大篇,然较之此歌(按指杜甫《李潮八分小篆歌》),则杜有停畜抽放,而韩稍直下矣。但谓昌黎《石鼓歌》学杜,则亦不然,韩此篇又自有妙处。苏诗此歌(按指苏轼《石鼓歌》)魄力雄大,不让韩公。然至描写止面处,以“古器”、“众星”、“缺月”、“嘉禾”错列于后,以“郁律蚊蛇”、“指肚”、“钳口”浑举于前,尤较韩为斟酌动宕矣。时韩则“快剑斫蛟”一连五句,撑空而出,其气魄横绝万古,固非苏所能及。方信铺张实阽,非易事也。(东坡)《安州老人食蜜歌》结四句云:“因君寄与双龙饼,镜空一照双龙影。三吴六月水如汤,老人心似双龙井。”亦若韩《石鼓歌》起四句句法,此可见起结一样音节也。然又各有抽放平仄之不同。
《七言诗平仄举隅》
《石鼓歌》:须此“文”字平声撑空而起,所以三句“石”字皆仄(首句下)。此句五六上去互扭,是篇中小作推宕(“字体不类”句下)。此句末字用子声峙起,此是中间顿宕,全以撑拄为能(“孔子西行”句下)。此句乃双层之句,在韩公最为宛转矣。所以下句仅换第五字,亦与篇中诸句之换仄者不同(“牧童敲火”句下)。平声正调,长篇一韵到底之正式(末句下)。
《古诗选批》
“收拾”二字,合上讲解切磋义俱在其中。韩公之愿力,深且切矣。
《声调谱》
拗律句(“辞严义密”句下)。拗律句(“鸾翔凤翥”句下)。律句(“孔子西行”句下)。律句(“忆昔初蒙”句下)。律句少拗(“大厦深檐”句下)。拗律句(“日销月铄”句下)。拗律句(“石鼓之歌”句)。
《岘佣说诗》
《石鼓歌》,退之一副笔墨,东坡一副笔墨,古之名大家,必自具面目如此。
《昭昧詹言》
诗文以瑰怪玮丽为奇,然非粗犷伧俗,客气矜张,饾饤句字,而气骨轻浮者,可貌袭也。……又如韩、苏《石鼓》,自然奇伟,而吴渊颖《观秦承相斯峄山刻石墨本碑》则为有意搜用字料,而伧俗饾饤,气骨轻浮。至钱牧翁《西岳华山碑》,益为无取。东坡《石鼓》,飞动奇纵,有不可一世之概,故自佳,然似有意使才,又贪使事,不及韩气体肃穆沉重。海峰谓苏胜韩,非笃论也。以余较之,坡《石鼓》不如韩,韩《石鼓》又不如杜《李潮八分小篆歌》文法纵横,高古奇妙。要之,此三诗更古今天壤,如华岳三峰矣。至义山《韩碑》,前辈谓足匹韩,愚谓此诗虽句法雄杰,而气窒势平,所以然者,韩深于古文,义山仅以骈俪体作用之,但加梢炼琢造,句法老成已耳。一段来历,一段写字,一段叙初年己事,抵一篇传记。夹叙夹议;容易解,但其字句老炼,不易及耳。
《望云诗话》
《石洲诗话》谓东坡《石鼓》不如昌黎。愚按:昌黎作于强盛之年,东坡作《石鼓》时,年仅逾冠,何可较景?七古押平韵到底者,单句末一字不宜用平声。若长篇气机与音节拍凑处,偶见一二,尚无妨碍,如杜《冬狩行》“东西南北西里间”、“况今摄行大将权”,韩《石鼓歌》“孔子西行不到秦”、“忆昔初蒙博士征”之类是也。
《历代诗法》
大开大阖,段落章法井然,是一篇绝妙文字。
《求阙斋读书录》
自“周纲陵迟”以下十二句,叙周宣搜狩镌功勒石。自“火从何处”以下十四句,叙拓本之精、文字之古。自“嗟余好古”以下二十句,议请移鼓于太学。自“中朝大官”至末十六句,慨移鼓之议不遽施行,恐其无人收拾。
《十八家诗钞》
刘、姚渚公皆谓苏《石鼓》胜于韩愈意。苏诚奇恣,然纯以议论行之,尚是少年有意为文之态,气体风骨,未及此诗之雄劲也。
《增评韩苏诗钞》
三溪曰:《石鼓歌》,昌黎集中第一篇杰作,虽有继者,不得出其右,要俾昌黎擅场耳。
《韩诗臆说》
国初以来诸公为七言古者,多模此篇。其实此殊无甚深意,非韩诗之至者,持取其体势宏敞,音韵铿訇耳。
《山泾草堂诗话》
如许长篇,不明章法,妙处殊难领会。全诗应分四段。首段叙石鼓来历,次段写石鼓正面,三段从空中著笔作波澜,四段以感慨结。妙处全在三段凌空议论,无此即嫌平直。古诗章法通古文,观此益信。“快剑斫断生蛟鼍”以下五句,雄浑光怪,句奇语重,镇得住纸,此之谓大手笔。
《唐宋诗举要》
吴(北江)曰:挺接(“少陵无人”句下)。以上虚冒点题(“才薄将奈”句下)。跌下句(“周纲陵迟”句下)。以上叙作鼓源始(“鬼物守护”句下)。以上赞叹纸本(“掎摭星宿”句下)。收句幽咽苍凉不尽。句奇语重,能字字顿挫出筋节,最是此篇胜处。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诗,指《诗经》:陋儒,指当时的采风`者。二雅:指《诗经》中的大雅、二雅,其中多为歌颂宣王征伐之作。祭酒:即国子临祭酒,主管太学的学官。

【简析】:
石鼓文是刻在十块鼓形石上的秦代刻石,书体为大篆,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并非诗中所写的周宣王狩猎之记,当时诗人是弄错了。全诗从石鼓的起源到论述它的价值,曾建议运至太学保存而遭到否决,不禁感慨系之。写这首长诗的目的,仍然是在呼呈应该引起重视。诗人为保护文物而大声疾呼,没有人读后不为之所动,对官场陋习的讽刺也是很深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