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行(七言) 其二(隋·薛道衡)  显示自动注释

荡子从来好留滞,况复关山远迢递。当学织女嫁牵牛,莫作(乐府作学)姮娥叛夫婿。

偏讶思君无限极,欲罢欲忘还复忆。愿作王母三青鸟,飞去飞来传消息。

丰城双剑昔曾离,经年累月复相随。不畏将军成久别,只恐封侯心更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