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子孙诗(汉·韦玄成)  显示自动注释

〖《汉书》曰:元帝即位。以玄成为少府。迁太子太傅。至御史大夫。永光中。代于定国为丞相。贬黜十年之间。遂继父相位。封侯故国。荣当世焉。玄成复作诗。自著复玷缺之艰难。因以戒示子孙。曰:〗

于肃君子,既令厥德。仪服此恭,棣棣其则。咨余小子,既德靡逮。

曾是车服,荒嫚以队。明明天子,俊德烈烈不遂我遗,恤我九列

我既兹恤,惟夙惟夜。畏忌是申,供事靡惰。天子我监,登我三事

顾我伤队,爵复我旧。我既此登,望我旧阶。先后兹度,涟涟孔怀。

司直御事,我熙我盛。群公百僚,我嘉我庆。于异卿士,非同我心。

三事惟艰,莫我肯矜。赫赫三事,力虽此毕。非我所度,退其罔日。

昔我之队,畏不此居。今我度兹,戚戚其惧。嗟我后人,命其靡常。

靖享尔位,瞻仰靡荒。慎尔会同,戒尔车服。无媠尔仪,以保尔域。

尔无我视,不慎不整。我之此复,惟禄之幸。于戏后人,惟肃惟栗。

无忝显祖,以蕃汉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