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不独老,鸳鸯亦双死。
静女怀真心,循夫正如此。
奈何及末流,不知再醮羞。
中路多反目,几人能白头
君不见会稽愚妇轻负薪,不肯终身事买臣。
一朝归佩太守印,悔望车尘那敢近。
人生赋命自不齐,贫贱富贵各有时。
随鸡逐狗听所适,世事悠悠争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