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李徵君故居(一作王建诗)(唐·温庭筠)
  七言律诗 押齐韵  显示自动注释

露浓烟重草萋萋,树映阑干柳拂堤。一院落花无客醉,五更残月有莺啼。

芳筵想像情难尽,故榭荒凉路已迷。惆怅羸骖往来,每经门巷亦长嘶。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一、二,露自浓,烟自重,草自萋萋,树自映栏杆,柳自拂堤,会有何字带得悲凉之状?却无奈作者盾毛咳唾之间,早有存亡之感,于是读者读未终口,亦便于眉毛咳唾之间,先领尽其眉毛咳唾之感也。三、四,逐字皆人手边笔底寻常惯用之字,而合来便成先生妙诗。若知果然学做不得,便须千遍烂熟读之也。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此诗前半先写故屄,后半乃是悼征君也。勿谓起手十四字何曾有悲凉之状,予读之,早已觉其悲凉满目矣。
《唐诗笺注》
诗思恻恻动人。
《昭昧詹言》
起句写本居之景。三、四兴在象外,凄然耐想。五、六平滞。收佳,又绕回说凄怆。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一解先写故居。细思天下好诗,乃只在眉毛咳吐之间,如此前解:一、二,露自浓、烟自重、草自萋萋、树自映栏杆、柳自拂堤,会有何字带得悲凉之状?却无奈作者眉毛咳唾之间,早有存广之感。于是读者读未终口,亦便于眉毛咳唾之间,先领尽其存亡之感也。三、四,逐字皆人手边笔底寻常惯用之字,而合来便成先生妙诗!若知果然学做不得,便须千遍烂熟读之也(首四句下)。一解次写徵君。看他避过自家眼泪,别写羸马长嘶,便令当时常常过从尽意出(末四句下)。
《五朝诗善鸣集》
心骨悄然。
《载酒园诗话又编》
(温诗)写景如“一院落花无客醉,五更残月有莺啼”、“绿昏晴气春风岸,红漾轻轮野水天”……真令人谡谡在耳,忽忽在目。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此诗前半先写故居,后半乃是追悼徵君也。勿谓起手十四字何曾有悲凉之状,矛读之,早已觉其悲凉满目矣。三四一承,乍见之,如不过是诗人口头语言,乃一连吟咀数十遍不厌者,何耶?以其情深而调稳耳。大凡好诗必从自然中得来,此类是也。
《网师园唐诗笺》
的是故居(“一院落花”二句下)。
《精选五七言律耐吟集》
全从“故”字中想象得来。
《诗境浅说》
“一院落花无客醉,反更残月有莺啼。”此经李徵君故宅而作。当日莺花庭院,列长筵招客,醉月飞觞,何等兴采!乃旧地重过,但有“一院飞花”、“五更残月”,故其第七句有“风景宛然人事改”之叹。(按:本诗未联一作“风景宛然人事改,却经门巷马频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