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道溪君别业(唐·温庭筠)
  七言律诗 押真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和友人溪居别业

引用典故:李夫人 

积润初销碧草新,凤阳晴日带雕轮。飘弱柳平桥晚,雪点寒梅小苑春。

屏上楼台陈后主,镜中金翠李夫人花房透露红珠落,蛱蝶双飞护粉尘。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镜》
三四风味绝佳。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先生诗总是此轻轻一手。此解轻轻先写春雨新霁,出门闲行,初经柳桥,遂访梅院,所谓一路行来,犹未写到别业也(首四句下)。此解始写别业,五是写其亭轩高低,六是写其波光映漾。看他用“陈后主”、“李夫人”,写尽新霁娇红稚绿,妙,妙!至七八,亦只用细琐之笔,写一花上蛱蝶,便结之也,总是轻轻一手(末四句下)。
《山满楼笺注唐诗七言律》
一,宿雨初收;二,新阳载道:此写其出游之日也。三,溪边之柳色舒黄;四,墙角之梅梢破白:此写其经行之路也,犹未到别业也。五六写别业中全景:轩窗高下,如楼台画于屏中;花木参差,似金翠照于镜里。“陈后主”、“李夫人”,却牵合得甚妙,自来诗人不取如此想头也。七八再一小景,不过是闲闲著笔,有意无意,便成绝妙好辞。人言温、李诗体轻浮,吾则但见其妩媚也。
《唐诗别裁》
形别业之胜,非实写也(“屏上楼台”二句下)。
《诗境浅说》
此诗“弱柳”、“寒梅”句,不事捶炼,而风致如画,为写景之秀句。五六言“陈后主”之楼台,“李夫人”之金翠,极人间之美丽矣,而于“屏上”、“镜中”见之,可望而不可即。色即是空,本无诸相,丽句而兼妙悟也。但中四句专用字面,而不用语意相贯,大陆才多,偶为之固无不可,句亦殊佳;乃其起结亦用词藻,而少意义,似未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