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过
过西堡塞北(唐·温庭筠)
  五言律诗 押豪韵  显示自动注释

浅草乾河阔,丛棘废城高。白马犀匕首,黑裘金佩刀。

霜清彻兔目,风急吹雕毛。一经何用厄,日暮涕沾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