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府云。一曰步出夏门行。王僧虔技录云。陇西行歌。武帝碣石、文帝夏门二篇。○《诗纪》云。此篇之辞。前后不属。首四句乃与步出夏门行同。而辞意复备。逯案。《诗纪》此说甚善。细勘之。陇西行与步出夏门行实同属一篇也。一、步出夏门行辞云。邪径过空庐。好人常独居。卒得神仙道。上与天相扶。过谒王父母。乃在太山隅。离天四五里。道逢赤松俱。揽辔为我御。将我上天游。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桂树夹道生。青龙对伏趺云云。文义不完。且与陇西行之前段大同小异。二、宋志、乐府皆言陇西行一曰步出夏门。是二调古辞亦原为一篇。特标题不同耳。三、凤皇鸣啾啾。一母将九雏二句。今属陇西行语。但《文选》注引歌录。二句正作步出夏门行。尤证陇西行、步出夏门行之原为一辞。四、九代乐章所载步出夏门行较今为备。十四句后又有凤皇鸣啾啾。一母将九雏。顾视世间人。为乐甚独殊四句。亦证二者同属一篇。节取又有不同。依此。今并二者为一篇。以符原歌旧貌。〗
邪径过空庐,好人常独居。
卒得神仙道,上与天相扶。
过谒王父母,乃在太山隅。
离天四五里,道逢赤松俱。
揽辔为我御,将吾天上游。
天上何所有,历历白榆
桂树夹道生,青龙对伏趺。
凤凰鸣啾啾,一母将九雏。
顾视世间人,为乐甚独殊。
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
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
请客北堂上,坐客毡氍毹
清白各异樽,酒上玉华疏。
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
却略再拜跪,然后持一杯。
谈笑未及竟,左顾敕中厨
促令办粗饭,慎莫使稽留。
废礼送客出,盈盈府中趋。
送客亦不远,足不过门枢
取妇得如此,齐姜亦不如。
健妇门户,亦胜一丈夫
⑴ 各书作正。今从韵补作玉。
⑵ ○玉台新咏一、《乐府诗集》三十七、《文选》补遗三十四、广《文选》十二、《诗纪》六俱引天上何所有以下。《乐府诗集》三十七、广《文选》十二、《诗纪》六作步出夏门行。引邪径过空庐至青龙对伏趺等句。又《白帖》二十九作古诗。引凤皇何啾啾二句。《文选》十八笙赋注作步出夏门行。引雏一韵。草堂诗笺二十二水槛诗注作陇西行。引夫一韵。《御览》二作古乐府。引榆一韵。七百八作古乐府。引𣮵一韵。苕溪渔隐丛话十二作陇西行。引夫一韵。韵补一作陇西行。引疏、持二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