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庭贻马九(唐·储光羲)  显示自动注释

序:扶风马挺,余之元伯也。舍人诸昆,知己之目,挺充郑乡之赋,予乃贻此诗。

引用典故:迭宕孔文举 季伦 

伊昔好观国,自乡西入秦。往复万馀里,相逢皆众人。

大君幸东岳,世哲扈时巡予亦从此去,闲居清洛滨。

稍稍寒木直,彩彩阳华新。迭宕孔文举,风流石季伦

妙年一相得,白首定相亲。重此虚宾馆,欢言冬及春。

哲兄盛文史,出入驰高轨令德本同人,深心重知己。

绛衣朝圣主,纱帐延才子。伯淮与季江,清浚各(一本缺)孤峙。

群芳趋汎爱,万物通情理。而我信空虚,提携过杞梓。

夫君美声德,直道期终始。孰谓忽离居,优游郑东里

东里近王城,山连路亦平。何言相去远,闲言独凄清。

万里鸿雁度,四邻砧杵鸣。其如久离别,重以霜风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