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猫儿篇(唐·阎朝隐)  显示自动注释

序:鹦鹉,慧鸟也;猫,不仁兽也。飞翔其背焉,齧啄其颐焉。攀之缘之,蹈之履之,弄之藉之,跄跄然此为自得。彼亦以为自得,畏者无所起其畏,忍者无所行其忍,抑血属旧故之不若。臣叨践太子舍人,朝暮侍从,预见其事。圣上方以礼乐文章为功业,朝野欢娱。强梁充斥之辈,愿为臣妾,稽颡阙下者日万计。寻而天下一统,实以为惠可以伏不惠,仁可以伏不仁,亦太平非常之明證。事恐久远,风雅所缺,再拜稽首为之篇。

霹雳引,丰隆鸣,猛兽噫气蛇吼声。鹦鹉鸟,同资造化兮殊粹精。

鹔鹴毛,翡翠翼。鹓雏延颈,鹍鸡弄色。鹦鹉鸟,同禀阴阳兮异埏埴。

彼何为兮,隐隐振振。此何为兮,绿衣翠襟。彼何为兮,窘窘蠢蠢。

此何为兮,好貌好音。彷彷兮徉徉,似妖姬躧步兮动罗裳。

趋趋兮跄跄,若处子回眸兮登玉堂。爰有兽也,安其忍,觜其胁,距其胸,与之放旷浪浪兮,从从容容。

钩爪锯牙也,宵行昼伏无以当,遇之兮忘味。抟击腾掷也,朝飞暮噪无以拒,逢之兮屏气。

由是言之,贪残薄则智慧作,贪残临之兮不复攫。

由是言之,智慧周则贪残囚,智慧犯之兮不复忧。

菲形陋质虽贱微,皇王顾遇长光辉。离宫别馆临朝市,妙舞繁弦杂宫徵。

嘉喜堂前景福内,合(一作和)欢殿上明光里。云母屏风文彩合,流苏斗帐香烟起。

承恩宴盼接宴喜,高视七头金骆驼。平怀五尺铜狮子,国有君兮国有臣。

君为主兮臣为宾,朝有贤兮朝有德。贤为君兮德为饰,千年万岁兮心转忆。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自首至尾全用作文排比法成诗,奇甚。正理奇调。谭云:忽然起止,雷霆风雨,确然陈诉,忠臣仁人,非以诗文为戏,乃一肚奇趣正理,触物动摇耳。千古而下,皆有感于斯文。
《一瓢诗话》
阎朝隐《咏猫诗》,风雅罪人;宋之问《浣纱篇》,莺花禅悦。钟伯敬议论,好肉剜疮;谭友夏评骘,缺口咬虱。
《王闿运手批唐诗选》
不伦不类,转以见奇。又作一排以振其气(“从从容容”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