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宫人怨(唐·崔颢)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阿娇 赵飞燕 更衣 青琐 

邯郸陌上三月春,暮行逢见一妇人。自言乡里本燕赵,少小随家西入秦。

母兄怜爱无俦侣,五岁名为阿娇女。七岁丰茸好颜色,八岁黠惠能言语。

十三兄弟教诗书,十五青楼学歌舞。我家青楼临道傍,纱窗绮幔暗闻香。

日暮笙歌君驻马,春日妆梳妾断肠。不用城南使君婿,本求三十侍中郎。

何知汉帝好容色,玉辇携登归建章。建章宫殿不知数,万户千门深且长。

百堵涂椒接青琐,九华阁道连洞房。水晶帘箔云母扇,琉璃窗牖玳瑁床。

岁岁年年奉欢宴,娇贵荣华谁不羡。恩情莫比陈皇后,宠爱全胜赵飞燕

瑶房侍寝世莫知,金屋更衣人不见。谁言一朝复一日,君王弃世市朝变。

宫车出葬茂陵田,贱妾独留长信殿。一朝太子升至尊,宫中人事如掌翻。

同时侍女见谗毁,后来新人莫敢言。兄弟印绶皆被夺,昔年赏赐不复存。

一旦放归旧乡里,乘车垂泪还入门。父母悯我曾富贵,嫁与西舍金王孙。

念此翻覆复何道,百年盛衰谁能保。忆昨尚如春日花,悲今已作秋时草。

少年去去莫停鞭,人生万事由上天。非我今日独如此,古今歇薄皆共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