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者人死,则使人以其上服升屋,履危北面而号曰:「皋!某复。」遂以其衣三招之,乃下以覆尸。此礼所谓复。而说者以为招魂复魄,又以为尽爱之道而有祷祠之心者,盖犹冀其复生也。如是而不生,则不生矣,于是乃行死事。此制礼者之意也。而荆楚之俗,乃或以是施之生人,故宋玉哀闵屈原无罪放逐,恐其魂魄离散而不复还,遂因国俗,托帝命,假巫语以招之。以礼言之,固为鄙野,然其尽爱以致祷,则犹古人之遗意也。是以太史公读之而哀其志焉。若其谲怪之谈,荒淫之志,则昔人盖已误其讥于屈原,今皆不复论也。
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沬。
主此盛德兮,牵于俗而芜秽
上无所考此盛德兮,长离殃而愁苦。
帝告巫阳曰:「有人在下,我欲辅之。
魂魄离散,汝筮予之”」!
巫阳对曰:「掌㝱。
上帝其命难从。
若必筮予之,恐后之谢,不能复用」。
巫阳焉乃下招曰:魂兮归来
去君之恒干,何为四方
舍君之乐处,而离彼不祥
魂兮归来
东方不可以托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
归来兮!
不可以托
魂兮归来
南方不可以止
雕题齿,得人肉以祀,以其骨为醢
蝮蛇蓁蓁,封狐千里
雄虺九首,往来鯈忽,吞人以益其心
归来兮!
不可以久淫
魂兮归来
西方之害,流沙千里
旋入雷渊爢散而不可止
𡴘而得脱,其外旷宇
赤蚁若象,玄蜂
五谷不生,丛菅是食
其土烂人,求水无所得
彷徉无所倚,广大无所极
归来兮!
恐自遗贼
魂兮归来
北方不以止
增冰峨峨,飞雪千里
归来兮!
不可以久
魂兮归来
君无上天
虎豹九关,啄害下人
一夫九首,拔木九千
豺狼从目,往来侁侁
悬人以娭,投之深渊
致命于帝,然后得
归来
往恐危身
魂兮归来
君无下此幽都
土伯九约,其角觺觺
敦脢血拇,逐人駓駓
参目虎首,其身若牛
此皆甘人,归来
恐自遗灾
魂兮归来
修门
工祝招君,背行
秦篝郑绵
招具该备,永啸
魂兮归来
反故居
天地四方,多贼奸
像设君室,静閒安
高堂邃宇层轩
层台累榭,临高山
网户朱缀,刻方连
冬有穾厦夏室
川谷径复,流潺湲
光风转蕙,崇兰
经堂入奥,朱尘
砥室翠翘,挂曲琼
翡翠珠被,烂齐光
蒻阿拂壁罗帱
纂组绮缟,结琦璜
室中之观,多珍怪
兰膏明烛,华容备
二八侍宿,射递代
九侯淑女,多迅众
盛鬋不同制,实满宫
容态好比,顺弥代
弱颜固植,謇其有意
姱容修态,絙洞房
蛾眉曼睩,目腾光
靡颜腻理遗视
离榭修幕,侍君之閒
翡帷翠帐,饰高堂
红壁沙版,玄玉
仰观刻桷,画龙蛇
坐堂,临曲池
芙蓉始发,杂芰荷
紫茎屏风,文缘波
文异豹饰,侍陂陁
轩辌既低,骑罗
兰薄户树,
魂兮归来
何远为
室家遂宗,食多方
稻粢穱麦,挐黄粱
大苦咸酸,辛甘行
肥牛之若芳
和酸若苦,吴羹
胹鳖炮羔,有柘浆
鹄酸臇凫,煎鸿鸧
露鸡臛蠵,厉而不爽
粔籹蜜饵,有饧餭
瑶浆勺,实羽觞
冻饮,酎清凉
华酌既,有琼浆
归来反故室,敬而无妨
肴羞未通,女乐
钟按鼓,造新歌
《涉江》《采菱》,发《扬荷》些
美人既醉,朱颜
娭光眇视,目曾波
被文服,丽而不
长发曼鬋,艳陆离
二八齐容,起郑舞
衽若交竿,抚案
竽瑟狂会鸣鼓
宫庭震惊,发激楚
吴歈蔡讴,奏大吕
士女杂坐,乱而不分
放陈组缨,班其相纷
郑卫妖玩,来杂陈
激楚之结,独秀
象棋,有六
分曹并进,相迫
成枭而呼五白
晋制犀比,费
钟摇簴,揳梓瑟
娱酒不废,沉日夜
兰膏明烛,华
结撰至思,兰芳
人有所极,同心赋
酎饮尽欢,乐先故
魂兮归来
反故居
乱曰:献岁发春兮,汨吾南征,菉蘋齐叶兮,白芷生。
路贯庐江兮,左长薄,倚沼畦瀛兮,遥望博。
青骊结驷兮,齐千乘,悬火延起兮,玄颜烝。
及骤处兮,诱骋先,抑骛若通兮,引车右还。
与王趋梦兮,课后先。
君王亲发兮,惮青兕,朱明承夜兮,时不可以淹。
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