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晚秋(唐·赵嘏)
  七言律诗 押尤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一作秋望,一作秋夕。

引用典故:南冠 鲈鱼正美 

云物凄凉拂曙流,汉家宫阙动高秋。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

紫艳半开篱菊静,红衣落尽渚莲愁。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摭言》
杜紫微览赵渭南卷,《早秋》诗云:“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吟咏不已,因目为“赵倚楼”。
《唐诗鼓吹注解》
此在长安因感晚秋之景,而怀故园也。
《批选唐诗》
清耸。
《唐诗镜》
三四景色历寂,意象自成。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弼列为前虚后实体。此羁迹长安,因感晚秋之景而怀思故园不得归以适志,而兴留滞他乡之恨也。沙中金云:次联“雁”字,“人”字,诗眼,用拗字,此独妙。承祐诗大抵清幽便捷,评者谓不减刘随州。
《诗源辨体》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一联,杜紫微赏咏不已,称为“赵倚楼”,惜下联不称。
《唐诗鼓吹笺注》
“云物凄凉”,晚秋也;“汉家宫阙”,长安晚秋也:此皆倚楼人之所望也。三又接笔以“残星几点”写“雁横塞”,再写晚秋;四即顺笔以“长笛一声人倚楼”作对。此真绝好章法,宜为千古绝唱。
《增订唐诗摘钞》
韵用“楼”字,唐人多有佳句,此“楼”字更用得妙。……“雁”、“菊”、”莲”、皆秋时之物;曰“几点”、“一声”、“半开”、“落尽”,皆写凄凉;而又以“静”字、“愁”字点破。“长笛”一句,写凄凉更透露。
《五朝诗善鸣集》
高华新灿,赏杜紫微称美不置。
《贯华堂选批唐才子诗》
通篇苦在一“空”字,可知?
《唐三体诗评》
第二万钧之力。“流”字起“动”字,蕴藉至此。
《唐律偶评》
“动”字暗藏秋风起在内。直是社稷倾摇景象,不可显指,半明半暗,深于诗教……“长笛”乃山阳之感也。五六“半开”、“落尽”言归期已后,犹不知几,岂有人执其手足耶?诗至此,安得不令杜紫微俯首!
《唐诗贯珠》
调高气畅。其灵活处,炼字得力。“流”字落想佳。
《碛砂唐诗》
真有灵气中涵、不可摸索之妙。何也?残星几点,天光欲曙矣;翔雁南飞,秋声已惨,况值长笛风清,动人旅思之时乎?悄然生感,倚楼独立,正觉难以为情也,陶铸成句,毫不道破,令人诵之,悠然远引,所以延誉当年、流传后世者,定精神与之俱在也(“残里”二句下)。
《山满楼笺注唐人七言律》
此不得志而思归之作也……三四“残星”、“长笛”,见景实事,而以“雁横塞”陪出“人倚楼”,自是兴体。格高调响,杜紫微吟赏不已,称之为“赵倚楼”,有以也。夫五之“篱菊静”,六之“渚莲愁”,正所以双逼起七之“鲈鱼美”,皆遥想故园景物也……“空戴南冠”,一“空”字最苦,其所以欲归,正在此。
《唐诗笺注》
此诗感秋思归,为达曙晓望,故有“汉家宫阙”之句……结言思归不得,借“楚囚”以托之。
《瀛奎律髓汇评》
冯班:第二句点长安。以长安结。纪昀:三四佳,馀亦平平。
《唐诗析类集训》
首以凄凉作骨,末结所以凄凉之意。
以下资料来源未详
(1)云物:指天空中的云雾。 拂曙:拂晓。(2)高秋:深秋。(3)渚:池沼。(4)鲈鱼:巨口细鳞,惟松江四腮的最好。(5)南冠:楚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