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三首 其二(唐·柳宗元)  显示自动注释

篱落隔烟火,农谈四邻夕。庭际秋虫(一作蛩)鸣,疏麻方寂历。

蚕丝尽输税,机杼空倚壁。里胥夜经过,鸡黍事筵席。

各言官长峻,文字多督责东乡后租期,车毂陷泥泽。

公门少推恕,鞭朴恣狼籍。努力慎经营,肌肤真可惜。

迎新在此岁,唯恐踵前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广选》
蒋春甫曰:援里胥来说,亦《捕蛇者说》光景。
《唐诗归》
钟云:诉得静,益觉清苦。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周敬曰:本实事真情以写痛怀,如泣如诉,读难终篇。唐汝询曰:前段叙得冷落,吴山民曰:“农谈四邻夕”,“谈”字是一诗骨子,先含着儿许感慨。陆时雍曰:起四语如绘。周珽曰:柳州此诗与李长吉《感讽》篇词意俱同,然李起四语开拓深沉,较此似深,而后调多委曲悲慨尽情;柳又觉得机畅美也。
《韩柳诗选》
怨而不怒,不失为温厚和平之遗,当与《捕蛇者》、《郭橐驼》诸文相参看。
《唐诗别裁》
里胥恐吓田家之言,如闻其声(“东邻”四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