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隔烟火,农谈四邻夕。
庭际秋虫(一作蛩)鸣,疏麻方寂历。
蚕丝尽输税,机杼空倚壁。
里胥夜经过,鸡黍事筵席。
各言官长峻,文字多督责
东乡后租期,车毂陷泥泽。
公门少推恕,鞭朴恣狼籍。
努力慎经营,肌肤真可惜。
迎新在此岁,唯恐踵前迹。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