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卬》,凡伯刺幽王大坏也。
瞻卬昊天,则不我惠。
不宁,降此大厉
邦靡有定,士民其瘵。
蟊贼蟊疾,靡有夷届
罪罟,靡有夷瘳(一章)

人有土田,女反有之。
人有民人,女覆夺之。
此宜无罪,女反之。
彼宜有罪,女覆之。(二章)

哲夫成城哲妇倾城
懿厥哲妇,为为鸱。
妇有长舌,维厉之阶。
乱匪降自天,生自妇人。
匪教匪,时维妇寺(三章)

鞫人忮忒始竟背。
岂曰不极,伊胡为慝。
如贾三君子是识。
妇无公事,休其蚕织(四章)

何以,何神不
舍尔介狄,维予胥忌。
不吊不祥,威仪不类
人之云亡邦国殄瘁(五章)

天之降,维其矣。
人之云亡,心之忧矣。
天之降,维其矣。
人之云亡,心之悲矣。(六章)

觱沸槛泉,维其深矣。
心之忧矣,宁自今矣。
不自我先,不自我后。
藐藐昊天,无不克
无忝皇祖,式尔后(七章)

按:瞻卬七章,三章章十句、四章章八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