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朕以薄德,祗膺历数。正天柱之将倾,纫地维之已绝,故得承奉宗庙。垂拱岩廊,居海内之尊,处域中之大,然后祖述尧典,宪章禹绩,敦睦九族,会同四海。犹恐烝黎未乂。徭戍未安,礼乐之政亏,师儒之道丧。乃命使者,衣绣服,行郡县,因人所利,择其可劳,所以便亿兆也。乃命将士,擐介冑,砺矢石。审山川之向背,应岁月之孤虚,所以静边陲也。乃命礼官,考制度,稽典则,序文昭武穆,享天地神祇,所以申严洁也。乃命学者,缮落简,缉遗编,纂鲁壁之文章,缀秦坑之煨烬,所以修文教也。故能使流寓返枌榆之业,戎狄称藩屏之臣,神祇歆其禋祀,庠序阐其经术。既家六合,时巡两京,函秦则委输斯远,鼎邑则朝宗所利。封畿四塞,从来测景之都。城阙千门,自昔交风之地,阴阳代谢,日月相推,岂可使春色虚捐,韶华并歇,乃置旨酒,命英贤,有文苑之高才,有掖垣之良佐,举杯称庆,何乐如之。同吟湛露之篇,宜振凌云之藻,于时岁在乙丑。开元十三年三月二十七日。
乾道运无穷,恒将人代工。
阴阳历象,礼乐报玄穹。
介胄清荒外,衣冠佐域中。
言谈延国辅,词赋引文雄。
野霁伊川绿,郊明巩树红。
冕旒多暇景,诗酒会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