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海关歌寄伯瑶(清·丘逢甲)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辛丑、壬寅稿,清光绪二十七、二十八年作

风雷驱鳄出海地,通商口开远人至。黄沙幻作锦绣场,白日腾上金银气。

峨峨新旧两海关,旧关尚属旗官治。先生在关非关吏,我欲从之问关事。

新关主者伊何人,短衣戴笠胡羊鼻。新关税赢旧关绌,关吏持筹岁能记。

新关税入馀百万,中朝取之偿国债日日洋轮出入口,红头旧船十九废。

土货税重洋货轻,此法已难相抵制况持岁价两相较,出口货惟十之二。

入口岁赢二千万,曷怪民财穷匮惟潮出口糖大宗,颇闻近亦鲜溢利

西人嗜糖嗜其白,贱卖赤砂机制年来仿制土货多,各口华商商务坠。

如何我不制洋货,老生抵死雠机器。或言官实掣商肘,机厂欲开预防累。

此语或真吾不信,祗怪华商少雄志坐令洋货日报关,万巧千奇无不备。

以其货来以人往,大舱迫窄不能位。岁十万人出此关,偻指来归十无四。

十万人中人彘半,载往作工仰喂饲。可怜生死落人手,不信造物人为贵。

中朝屡诏言保商,惜无人陈保工议。我工我商皆可怜,强弱岂非随国势?

不然十丈黄龙旗,何尝我国无公使?彼来待以至优礼,我往竟成反比例。

且看西人领事权,雷厉风行来照会。大官小吏咸朒缩,左华右洋日张示。

华商半悬他国旗,报关但用横行字。其中大驵尤狡狯,播弄高权遽横恣。

商誇洋籍洋教,时事年来多怪异。先生在关虽见惯,思之应下哀时泪。

闽粤中间此片土,商务蒸蒸岁逾岁。瓜分之图日见报,定有旁人思攘臂

关前关后十万家,利窟沉酣如梦寐。先王古训言先醒,可能呼起通国睡。

出门莽莽多风尘,无奈天公亦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