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牧太和三年,佐故吏部沈公江西幕。好好年十三,始以善歌来乐籍中。后一岁,公移镇宣城,复置好好于宣城籍中。后二岁,为沈著作述师以双鬟纳之。后二岁,于洛阳东城,重睹好好。感旧伤怀,故题诗赠之。
引用典故:相如 高阳徒 紫云车
君为豫章姝,十三才有馀。
翠茁凤生尾,丹叶莲含跗。
高阁倚天半,章江联碧虚。
此地试君唱,特使华筵铺。
主人(一作公)顾四座,始讶来踟蹰。
吴娃起引赞,低徊映长裾。
双鬟可高下,才过青罗襦。
盼盼乍垂袖,一声雏凤呼。
繁弦迸关纽塞管裂圆芦。
众音不能逐,袅袅穿云衢。
主人(一作公)再三叹,谓言天下殊。
赠之天马锦,副以水犀梳。
龙沙秋浪,明月游朱(一作东)湖。
自此每相见,三日已为疏。
玉质随月满,艳态逐春舒。
绛唇渐轻巧云步转虚徐。
旌旆忽东下,笙歌随舳舻。
霜凋谢楼树,沙暖句溪蒲。
身外任尘土,樽前极欢娱。
飘然集仙客(著作尝任集贤校理),讽赋欺相如
聘之碧瑶佩,载以紫云车
洞闭水声远,月高蟾影孤。
尔来未几岁,散尽高阳徒
洛城重相见,婥婥为当垆。
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须。
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无。
门馆恸哭后,水云秋景初。
斜日挂衰柳,凉风生座隅。
洒尽满襟泪,短歌聊一书。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