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宴临津郑明府宅(唐·杜审言)
  五言律诗 押文韵  显示自动注释

行止皆无地,招寻独有君。酒中堪累月,身外即浮云。

白宵钟彻,风清晓漏闻。坐携馀兴往,还似未离群。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汇编唐诗十集》
唐云:温缓而细,工部源流。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此篇工妙,与《过郑七》篇相类……,二诗真所谓平中露奇、峻中带雅者也。
《唐风定》
顾云:与盛唐立极。
《唐诗评选》
一气始终,自是活底物事。
《唐律消夏录》
言情、写景、叙事、述怀,错杂而出。四十字抵一篇记序读。
《唐诗矩》
全篇直叙格。感人见招,无非寓己无聊之况,然语脉深浑。读子美诸律,便见初、盛之别。
《唐音审体》
“云”、“月”虚用,“风”、“露”实用,不嫌其犯。
《唐诗成法》
从自己起,次明府,三宴,四开,得作法。五、六写秋夜,七、八言即饮毕而别,亦犹未别,以见今夜之饮,情深最极。若作归后解,便非。起突兀之甚,目空一世,方有此气象。
《唐诗别裁》
“累月”、“浮云”,妙用活对。“月”与“云”皆活用也。故下有“霜”、“风”字而不嫌其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