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作高)树为风雨所拔叹(唐·杜甫)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竽籁 

倚江楠树草堂前,故(一作古)老相传二百年。诛茅卜居总为此,五月髣髴闻寒蝉。

东南飘风动地至,江翻石走流云气。(一作斡)排雷雨犹力争,根断泉源岂天意。

沧波(一作苍茫)老树性所爱,浦上童童一青(一作苍茫)盖。

野客频留惧雪霜,行人不过听竽籁虎倒龙颠委榛(一作荆)棘,泪痕血点垂胸臆。

我有新诗何处吟,草堂自此无颜色。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后村诗话》
溪楠、茅屋为风所拔,不以草堂茅屋飘飖为忧,方有惜古木,庇寒士之意,其迂阔如此!
《杜臆》
“沧波老树”,又重说起,以钟爱故,却异常调。
《杜诗详注》
申涵光曰:首二,似七律起语。
《诗辩坻》
子美《楠树叹》亦近祖直,然至“天意”处一断,“沧波老树”复起,作两层叙,便复有致。
《唐宋诗醇》
势取矫厉,意主朴实。
《读杜心解》
末四,深痛摧埋失色,配次段。“虎倒龙颠”,英雄失路;“泪痕血点”,人树兼悲。“无颜色”,收应老辣。叹楠耶?自叹耶?殷仲文有言:“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杜诗镜铨》
蒋云:写楠树耳,不觉写出一篇《离骚》、两道《出师表》。张云:二句尽风木相激之状(“干排雷雨”二句下。又追叙未拔之先(“沧波老树”二句下)。语亦奇(“虎倒龙颠”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