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别(唐·杜甫)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兔丝蓬麻,引蔓故(一作固)不长。嫁女与征夫,不如弃路旁。

结发为妻子,席不煖君床。暮婚晨告别,无乃太匆忙

君行虽(一作既)不远,守边赴(一作戍)河阳。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

父母养我时,日(一作月)夜令我藏。生女有所归,鸡狗(一作犬)亦得(一作相)将。

君今(一作生)往死(一作死生)地,沈痛迫中肠。誓欲随君去(一作往),形势反苍黄。

勿为(一作改)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妇人在军中,兵气不扬

自嗟贫家女,久致(一作致此)罗襦裳。罗襦不复施,对君洗红妆。

仰视百鸟飞,大小必双翔。人事(一作生)错迕,与君永相望。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鹤林卫霜》
《国风》:“岂尤膏沐,谁适为容。”杜诗:“罗襦不复施,对行洗红妆”,尤为悲矣。《国风》之后,唯杜陵为不可及者,此类是也。
《唐诗品汇》
刘云:曲折详至,缕缕凡七转,微显条达。
《雨航杂录》
杜子美《新婚别》云:“誓欲随君去,形势反苍黄”,《无家别》云:“存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又“久行见空巷,日瘦气惨凄”;杳眇之极,足泣鬼神。
《唐诗归》
钟云:“无乃”二字,新妇口语、只得如此(“无乃”句下)。钟云:五字吞吐难言,羞、恨俱在其中(“形势”句下)。钟云:绝是妇人对男子勉强别离口角(“勿为”二句下)。钟云:“对君”二字有意,妙!妙(“对君”句下)!钟云:军中诗,男子要他忠厚,女子要他贞烈,看杜老胸中三代!
《诗源辨体》
《石壕》、《新安》、《新婚》、《垂老》、《无家》等,叙情若诉,皆苦心精思,尽作者之能,非卒然信笔所能办也。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王深甫曰:此诗所怨,尽其常分而能不忘礼义。周珽曰:起兴“兔丝”,愿情“鸡狗”,羡心“百鸟”,合情理、事势、节义,以劝勉誓守。如怨如诉,如泣如慕,一腔幽衷,令人读不得。胡应麟曰:起四语,子美之极力于汉者也。然音节太亮,自是子美语。陆时雍曰:此作气韵,不减汉魏。“妾身未分明,何以拜姑嫜”,建安中亦无此深至语。吴山民“自嗟”一字,含几许凄侧,又极温厚。
《杜臆》
起来四句,是真乐府,是《三百篇》兴起法。“暮婚晨告别”是诗柄。……“洗红妆”加“对君”二字,精妙。
《唐诗快》
少陵《新安》、《石壕吏》,与《新婚》、《垂老》、《无家别》五篇皆可泣鬼,而引篇尤为悲惨。
《杜诗说》
此下三题相似,独新婚之妇,起难设辞,故特用比兴发端。《新安吏》以下,述当时征戍之苦,其源出于“变风”、“变雅”,而植体于苏、李、曹、刘之间。
《杜诗详注》
陈琳《饮马长城窟行》设为问答,此“三吏”、“三别”请篇所自来也。而《新婚》一章,叙室家离别之情,及夫妇始终之分,全祖乐府遗意,而沉痛更为过之。此诗“君”字凡七见:“君妻”、“君床”、聚之暂也;“君行”、“君往”,别之速也;“随君”,情之切也;“对君”,意之伤也;“与君永相望,志之贞且坚也。频频呼“君”几于一声一泪。
《初白庵诗评》
语浅情深,从古乐府得来。
《唐诗别裁》
与《东山》“零雨”之诗并读,吋之盛衰可知矣。“君今往死地”以下,层层转换,发乎情,止乎礼义,得《国风》之旨矣。
《说诗晬语》
少陵《新婚别》云:“嫁女与征夫,不如弃路旁”。近于怨矣。
《杜诗镜铨》
李安溪云:小窗嚅喁,可泣鬼神,此《小戎》“板屋”之遗调。
《唐诗鉴赏辞典》
杜甫“三别”中的《新婚别》,精心塑造了一个深明大义的少妇形象。此诗采用独白形式,全篇先后用了七个“君”字,都是新娘对新郎倾吐的肺腑之言,读来深切感人。
这首诗大致可分为三段,也可以说是三层,但是这三层并不是平列的,而是一层比一层深,一层比一层高,而且每一层当中又都有曲折。这是因为人物的心情本来就是很复杂的。第一段,从“兔丝附蓬麻”到“何以拜姑嫜”,主要是写新娘子诉说自己的不幸命运。她是刚过门的新嫁娘,过去和丈夫没见过面,没讲过话。所以语气显得有些羞涩,有些吞吞吐吐。这明显地表现在开头这两句:“兔丝附蓬麻,引蔓故不长。”新嫁娘这番话不是单刀直入,而是用比喻来引起的。这很符合她的特定身份和她这时的心理状态。“兔丝”是一种蔓生的草,常寄生在别的植物身上。“蓬”和“麻”也都是小植物,所以,寄生在蓬麻上的兔丝,它的蔓儿也就不能延长。在封建社会里,女子得依靠丈夫才能生活,可是现在她嫁的是一个“征夫”,很难指望白头偕老,用“兔丝附蓬麻”的比喻非常贴切。“嫁女与征夫,不如弃路旁”,这是一种加重的说法,为什么这位新娘子会伤心到这步田地呢?“结发为君妻”以下的八句,正是申明这个问题。“结发”二字,不要轻易读过,它说明这个新娘子对丈夫的好歹看得很重,因为这关系到她今后一生的命运。然而,谁知道这洞房花烛之夜,却就是生离死别之时呢!头一天晚上刚结婚,第二天一早就得走,连你的床席都没有睡暖,这哪里象个结发夫妻呢?“无乃太匆忙”的“无乃”,是反问对方的口气,意即“岂不是”。如果是为了别的什么事,匆忙相别,也还罢了,因为将来还可以团圆,偏偏你又是到河阳去作战,将来的事且不说,眼面前,我这媳妇的身份都没有明确,怎么去拜见公婆、侍候公婆呢?古代婚礼,新嫁娘过门三天以后,要先告家庙、上祖坟,然后拜见公婆,正名定分,才算成婚。“君行虽不远,守边赴河阳”两句,点明了造成新婚别的根由是战争;同时说明了当时进行的战争是一次“守边”战争。从诗的结构上看,这两句为下文“君今往死地”和“努力事戎行”张本。当时正值安史之乱,广大地区沦陷,边防不得不往内地一再迁移,而现在,边境是在洛阳附近的河阳,守边居然守到自己家门口来了,这岂不可叹?所以,我们还要把这两句看作是对统治阶级昏庸误国的讥讽,诗人在这里用的是一种“婉而多讽”的写法。
第二段,从“父母养我时”到“形势反苍黄”。新娘子把话题由自身进一步落到丈夫身上了。她关心丈夫的死活,并且表示了对丈夫的忠贞,要和他一同去作战。“父母养我时,日夜令我藏”,当年父母对自己非常疼爱,把自己当作宝贝儿似的。然而女大当嫁,父母也不能藏我一辈子,还是不能不把我嫁人,而且嫁谁就得跟谁。“鸡狗亦得将”,“将”字当“跟随”讲,就是俗话说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是现在,“君今往死地,沉痛迫中肠。”你却要到那九死一生的战场去,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还跟谁呢?想到这些,怎能不叫人沉痛得柔肠寸断?紧接着,新娘子表示:“我本来决心要随你前去,死也死在一起,省得牵肠挂肚。但又怕这样一来,不但没有好处,反而要把事情弄得糟糕,更复杂。军队里是不允许有年轻妇女的,你带着妻子去从军,也有许多不方便,我又是一个刚出门的闺女,没见过世面,更不用说是打仗了。真是叫人左右为难。这段话,刻画了新娘子那种心痛如割、心乱如麻的矛盾心理,非常曲折、深刻。
诗的第三段,是从“勿为新婚念”到“与君永相望”。在这里,女主人公经过一番痛苦的倾诉和内心剧烈的斗争以后,终于从个人的不幸中、从对丈夫的关切中,跳了出来,站在更高的角度,把眼光放得更远了。“勿为新婚念,努力事戎行!”她一变哀怨沉痛的诉说而为积极的鼓励,话也说得痛快,不象开始时候那样吞吞吐吐的了,她决定不随同丈夫前去,并且,为了使丈夫一心一意英勇杀敌,她表示了自己生死不渝的坚贞爱情。这爱情,是通过一些看来好象不重要,其实却大有作用的细节,或者说具体行动表达出来的。这就是“自嗟贫家女”这四句所描写的。新娘说,费了许久的心血好不容易才备办得一套美丽的衣裳,现在不再穿了。并且,当着你的面,我这就把脸上的脂粉洗掉。你走了以后,我更没心情梳妆打扮了。这固然是她对丈夫坚贞专一的爱情的表白,但是更可贵的,是她的目的在于鼓励丈夫,好叫他放心地、并且满怀信心、满怀希望地去杀敌。她对丈夫的鼓励是明智的。因为只有把幸福的理想寄托在丈夫的努力杀敌、凯旋归来上面,才有实现的可能。应该说,她是识大体,明大义的。
“仰视百鸟飞,大小必双翔。人事多错迕,与君永相望!”这四句是全诗的总结。其中有哀怨,有伤感,但是已经不象最初那样强烈、显著,主要意思还是在鼓励丈夫,所以才说出“人事多错迕”,好象有点人不如鸟,但立即又振作起来,说出了“与君永相望”这样含情无限的话,用生死不渝的爱情来坚定丈夫的斗志。
《新婚别》是一首高度思想性和完美艺术性结合的作品。诗人运用了大胆的浪漫的艺术虚构,实际上杜甫不可能有这样的生活经历,不可能去偷听新娘子对新郎官说的私房话。在新娘子的身上倾注了作者浪漫主义的理想色彩。另一方面,在人物塑造上,《新婚别》又具有现实主义的精雕细琢的特点,诗中主人公形象有血有肉,通过曲折剧烈的痛苦的内心斗争,最后毅然勉励丈夫“努力事戎行”,表现战争环境中人物思想感情的发展变化,丝毫不感到勉强和抽象,而觉得非常自然,符合事件和人物性格发展的逻辑,并且深受感染。
人物语言的个性化,也是《新婚别》的一大艺术特点。诗人化身为新娘子,用新娘子的口吻说话,非常生动、逼真。诗里采用了不少俗语,这也有助于语言的个性化,因为他描写的本来就是一个“贫家女”。
此外,在押韵上,《新婚别》和《石壕吏》有所不同。《石壕吏》换了好几个韵脚,《新婚别》却是一韵到底,《垂老别》和《无家别》也是这样。这大概和诗歌用人物独白的方式有关,一韵到底,一气呵成,更有利于主人公的诉说,也更便于读者的倾听。
(萧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