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唐·杜甫)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巢父字弱翁,冀州人,与李白等隐徂徕,号竹溪六逸。

引用典故:蓬莱 大泽龙蛇 空中书 禹穴 云车 

巢父掉头不肯住,东将入海随烟雾。诗卷长留天地间,钓竿欲拂珊瑚(一作三珠)树。

深山大泽龙蛇远,春寒野阴风景暮蓬莱(一作仙人玉)女回云车,指点虚无是征(一作引归)路。

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那得知其故。惜君只欲苦死留,富贵何如草头露

蔡侯静者意有馀,清夜置酒临前除。罢琴惆怅月照(一作点)席,几岁寄我空中书

南寻禹穴见李白,道甫问信今何如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刘云:七字浩然,以其将隐也(首句下)。不必有所从来,不必有所指。玄又玄,众妙门(“深山大泽”二句下)。刘云:其迭荡创体,类自得意,故成一家言。
《杜诗解》
句法奇“巢父掉头”一句下)。“深山”句只换得一“远”字,便成妙句。《列仙传》写不出此七字(“指点虚无”句下)。将没下落人,结有下落人,妙绝。反结(“南寻禹穴”句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杨慎曰:“深山”两句佳。“织女”数言近诞,故为高公所不取。周珽曰:说透归隐人心曲。真空中打扑,骨节都作龙鸣,而婉韵之致,又自朗然。
《杜臆》
孔游江东,故“东海”、“珊瑚”、“龙蛇”、“大泽”、“蓬莱织女”皆用江东景物,而牛、女乃吾越分野也。“深山大泽”指江东,而“龙蛇远”以比巢父之隐。“野阴”、“景暮”,以比世之乱。刘须溪云:“不必有所从来,不必有所指,玄又玄”,此不知其解,而故为浑语以欺人,往往如此。……此篇宛然游仙诗,但人能超出尘氛之外,便是仙人,非必乘鸾跨鹤也。巢父何减仙人?
《义门读书记》
似用太白体,虚景作衬(“深山大泽”四句下)。
《杜诗详注》
别本止十二句,语虽简净,然少宕逸风神;不依诸家本为正。
《而庵说唐诗》
下句何等瑰丽(“钓竿欲拂”句下)!
《唐宋诗醇》
远性风疏,逸情云上,自是君身有仙骨,世人那得知其故也。李因笃曰:《寄元逸人》得超忽之神,《送孔巢父》极狂简之致。
《唐诗别裁》
飘忽(“巢父掉头”句下)。李、杜多缥缈恍惚语,其原盖出于《骚》(“深山大泽”六句下)。巢父归隐学仙,故诗中多缥缈欲仙语。
《读杜心解》
起四句,作一冒。“山泽龙蛇”、虽用《左》语,实暗用老子犹龙意,见此等人定应远引也。“春阴景暮”,点缀行色。……“回车”、“指点”,仙侣导引也。“惜君苦留”,正指不知仙骨之世人。此处反笔顿住,……呈李白只一点,“今何如”者,前此赠白诗,一则曰“拾瑶草”,再则曰“就丹砂”,至此其果有得乎否也?亦非止平安套语,正与全篇赠孔意打成一片。
《网师园唐诗笺》
“诗卷”七句,飘飘欲仙。
《杜诗镜铨》
李云:此作极狂简之致。邵云:写景杳冥,迥非人境(“深山大泽”四句下)。张上若云:带处烟波无尽(末二句下)。王士禛云:李受箓于高天师,言丹砂瑶草其事何如也?正与中间“有仙骨”句照应。
《岘佣说诗》
起笔“巢父掉头不肯住,东将入海随烟雾”,突兀可喜。下接“诗卷长留天地间,钓竿欲拂珊瑚树”,一句应“不肯住”、一句应“入海”,整束有力;自此便顺流而下矣。直起不装头之诗,此最可法。收笔“南寻禹穴见李白,道甫问信今何如”,只作一点,确是“兼呈”,题中宾主分明。
《唐宋诗举要》
吴曰:造思奇伟,句法瑰丽,光采陆离(“钓竿欲拂”句下)。吴曰:二句乃开拓之笔(“深山大泽”二句下)。吴曰:加入二句,尤觉奇幻,匪夷所思(“蓬莱织女”二句下)。吴曰:再加二句,尤为酣恣沈著,得未曾有(“惜君只欲”二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