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开文书帙中,检所遗忘,因得故高常侍适。往居在成都时,高任蜀州刺史人日相忆见寄诗,泪洒行间,读终篇末,自枉诗已十馀年,莫记存殁又六七年矣,老病怀旧,生意可知。今海内忘形故人,独汉中王瑀与昭州敬使君超先在(独汉郡王瑀与昭州敬使君超先在),爱而不见,情见乎辞。大历五年正月二十一日,却追酬高公此作,因寄王及敬弟。
引用典故:鼓瑟 曹植 曳裾 招魂 刘安
自蒙(一作枉)蜀州人日作,不意清诗久零落。
今晨散帙眼忽开(一作明),迸泪幽吟事如昨。
呜呼壮士多慷慨,合沓高名动寥廓。
叹我悽悽求友篇,感时(一作君)郁郁匡君(一作时)略。
锦里春光空烂熳,瑶墀侍臣已冥莫。
潇湘水国傍鼋鼍,鄠杜秋天失雕鹗。
东西南北更谁(一作堪)论,白首扁舟病独存。
(一作犹)北辰缠寇盗,欲倾东海洗乾坤。
边塞西蕃最(一作羌)充斥,衣冠南渡多崩奔。
鼓瑟至今悲帝子,曳裾何处觅王门。
文章曹植波澜阔,服食刘安德业尊。
长笛谁能(一作邻家)乱愁思,昭州词翰与招魂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