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兵马使二角鹰(唐·杜甫)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虞泉 

悲台萧飒(一作瑟)石巃嵷,哀壑杈枒浩呼(一作污)汹。

中有万里之长江,回风滔(一作陷)孤光动。角鹰翻倒壮士臂,将军玉帐轩翠气。

二鹰猛脑徐侯穟(一作绦徐坠),目如愁胡视天地。

杉鸡竹兔不自惜,溪(一作孩)虎野羊俱辟易。韝上锋棱十二翮,将军勇锐与之敌。

将军树勋起安西,昆崙虞泉入马蹄。白羽曾肉三狻猊,敢决岂不与之齐。

荆南芮公得将军,亦如角鹰下翔(一作入朔)云。恶鸟飞飞啄金屋,安得尔辈开其群,驱出六合枭鸾分。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归》
钟云:“陷日”险绝、真绝。又云:四语与角鹰何关?然已有角鹰竦峙飞击其前矣,觉少一语不得,移动一语不得(首四句下)。钟云:此“天地”字,用得英爽(“目如愁胡”句下)。钟云:“不自惜”三字横甚(“杉鸡竹兔”句下)。钟云:此语从《考工记》讨出(“敢决岂不”句下)。钟云:“开”字妙甚,可想(“安得尔辈”句下)。钟云:一“分”字便是仁者之勇。又云:往往胸中说不出,眼中年不过,从一虫鸟中发之,快然(末句下)。
《杜臆》
此诗突然从空而下,如轰雷闪电,风雨骤至,令人骇愕。……公时在夔,因角鹰而触目发兴,奇崛森耸不待言;而尤得力在“角鹰翻倒”句,随插入“将军勇气”二句,承接得住。盖通篇将王兵马配角鹰发挥,而穿插巧妙;忽出忽入,莫知端倪,而各极形容。……他人起语雄伟,后多不称;而此诗到底无一字懒散,如何不雄视千古!
《杜诗说》
首四句,赋角鹰,如此起兴,是何等笔力!言外见飞走之类,皆匿无形迹。见日色凄惨,江山黯淡,皆助其肃杀之气。貌人物贵得其神,此真貌角鹰之神者也。
《龙性堂诗话初集》
刘须溪评《角鹰》诗,既云“此诗不得以逐句逐字、某地某事意之”,甚得解。
《茧斋诗谈》
开口无一“鹰”字。而鹰之神理已跃跃纸上。如晕梅花,四旁皆染淡墨。
《唐宋诗醇》
以赋鹰者赋人,宾主离合,几于鱼龙百变,眩人心目,此与前篇(按指《荆南兵马使太常卿赵公大食刀歌》)皆摆脱恒蹊,体格音节,苍然入古。
《唐诗别裁》
起四句不着“鹰”一字,然如有角鹰起于吾前,入手须如此落笔。
《读杜心解》
此篇运法更奇,《大食刀》宾主划分,此则宾主熔化,几于莫可窥寻。起四句,突如其来,如台形壑势,江光动摇,令读者移时目眩。而凝祌求之,乃即写峡间气象,为王兵马驻军处也。其语势则人鹰双攫矣。故斗然落出“角鹰翻倒”句,又紧接“将军玉帐”句。二句,一篇筋节处。
《杜诗镜铨》
起得奇崛森耸,先一层形容,手法最高。语出意外,若有神助。邵云:“滔”字奇(“回风滔日”句下)。落角鹰,随插入将军,节拍甚紧(“角鹰翻倒”二句下)。杜诗多有韵转而意不转,意转而韵不转者,如此种是也。以鹰比王,又以王比鹰,笔意极其变幻(“荆南芮公”五句下)。
《岘佣说诗》
写鹰即写人。以“将军勇锐与之敌”及“荆南芮公得将军,亦如角鹰下朔(“翔”一作“朔”)云为点题眼。乃不是寻常咏物;且移不去别处。咏鹰起笔收笔,皆出题外用力;起四语空作写景。而角鹰已呼之砍出,尤宜效法。
《唐宋诗举要》
吴曰:先写题之神理,凌空摄影之笔(“悲台萧飒”四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