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彭州高三十五使君适虢州岑二十七长史参三十韵(唐·杜甫)
  五言排律 押阳韵  显示自动注释

(一作古)人何寂寞,今我独凄凉。老去才难(一作虽)尽,秋来兴甚长。

物情尤可见,辞客未能忘。海内知名士,云端各异方。

高岑殊缓步,沈(约)(照)得同(一作周)行。意惬关飞动,篇终接混茫。

举天悲富(嘉谟)(宾王),近代惜卢(照邻)(勃)似尔官仍贵,前贤命可伤。

诸侯非弃掷,半刺已翱翔。诗好几时见,书成无信(一作使)将。

男儿行处是,客子斗(一作问)身强。羁旅推贤圣,沈绵抵咎殃

三年犹疟疾一鬼(一作未)销亡。隔日搜脂髓,增寒抱雪霜。

徒然潜隙地,有腼屡鲜妆何太龙钟极,于今出处妨。

无钱居帝里,尽室在边疆。刘表虽遗恨,庞公至死藏。

心微傍鱼鸟,肉瘦怯豺狼。陇草萧萧白,洮云片片黄。

彭门(一作天彭)剑阁外,虢略鼎湖旁。荆玉簪头冷,巴笺染翰光。

乌麻(即胡麻)蒸续晒,丹橘露应尝。岂异神仙宅,俱兼山水乡。

竹斋烧药灶,花屿读书床。更得清新否,遥知对属忙。

旧宫宁改汉(刺史本汉官),淳俗本归(一作不离)(虢本晋地)

济世宜公等,安贫亦士常。蚩尤终戮辱,胡羯漫猖狂。

会待祅氛静(一作灭),论文暂裹粮。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韵语阳秋》
诗人赞美同志诗篇之善,多比珠玑、碧玉、锦绣、花草之类;至杜子美则岂肯作此陈腐语邪?《寄岑参诗》云:“意惬关飞动,篇终接混茫”。……皆惊人语也。视馀子其神芝之与腐菌哉!
《唐诗品汇》
刘云:物情往往见弃,惟词客未忘耳(“物情”二句下)。刘云:即子美自道,可为悟人(“意惬”二句下)。
《诗薮》
杜用事门目甚多,姑举人名一类……举天悲富骆,近代惜卢王”,并用者也;“高岑殊缓步,沈鲍得同行”,单用者也……锻炼精奇,含蓄深远,迥出前代矣。
《杜臆》
富、骆、卢、王俱才子而穷,遂疑“文章憎命达”,似尔之才,不减四子,而官仍贵,则前贤之穷,其命可伤已。公伤前贤,实自伤也。
《杜诗详注》
凡排律,多在首联扼题。若作长排,必在首段总挈。如此篇:用四语标眼,而后用四段分应。下篇用两语提纲,而后用两扇对承。细心体玩,方见杜诗脉络之精密。用意惬当,则机神飞动,此诗思之妙。篇势将终,而元气混茫,此诗力之厚。二句极推高,岑,实少陵自道也(“意惬”二句下)。),
《茧斋诗谈》
整齐中带错综,势局便不板,此全是力大。“意惬关飞动,篇终接混茫”,论诗妙诀。
《读杜心解》
(此诗)只分三段。首大段,总以怀人意,摄起高、岑之文章官职,起法便妙,似以“故人”侧到“今我”,却仍以老兴呼起词客,宾主互用,笔如游龙……“诗好”、“书成”,一笔顿住。中大段,自叙在秦病疟;随以道远、身羁意,拖起高、岑。“男儿”、“客子”,提掇耸拔。本欲自说凄凉,偏能着此健笔。……妙在“刘表”四句,随借“羁旅”,钩搭到“高、岑”。……末大段,深致健羡,……随手以“旧官”、“淳俗”,借表国运绵昌,使其勉建功名。又复插入自己。然后尽情说兴头话……仍嵌论文字,令首尾一线,洵神工也。
《杜诗镜铨》
邵云:“意惬”二句,杜诗实有此境地,他人不能到。反跌波澜横溢,亦是自家一肚皮牢骚,反借前人触发耳。李云:顿挫处妙不容言,此法公当独步(“举天”二句下)。入主,接得健(“男儿”二句下)。苦句(“肉瘦”句下)。衬渡有神(“陇草”句下)。李云:高岑伟人,兼公夙契,故其诗浑雄沉着,冠绝古今。此诗只开手两句,喝尽通篇大意:前后说高、岑文章、官职及致羡所居,应上“故人何寂寞”;中段自言边方远客,贫病交攻,应上“今我独凄凉”。叙法却用彼此错综,条理中正极其变化。高、岑特以词客见怀,故只于结末略及世事,篇中带定言诗处,脉理一丝不走。蒋云:琐屑怪幻,一一俱能写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