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赠哥舒开府(翰)二十韵(唐·杜甫)
  五言排律 押东韵  显示自动注释

题注:翰乃突骑施首领哥舒部落之裔,蕃人多以部落为氏,初为王忠嗣衙将,后代为节度,屡著功河西,进封平西郡王。

今代麒麟(一作骐麟)阁,何人第一功。君王自神武,驾驭必英雄。

开府当朝杰,论兵迈古风。先锋百胜(一作战)在,略地(一作妙略)两隅空。

青海无(一作飞)传箭,天山早挂弓廉颇仍走敌,魏绛已和戎。

每惜河湟弃,新兼节制通。智谋垂睿(一作眷)想,出入冠诸公。

日月低秦树,乾坤绕汉宫胡人愁逐北,宛马又从东。

受命边沙(一作军麾)远,归来御席同。轩墀曾宠鹤畋猎非熊

茅土加名数,山河誓始终。策行遗(一作宜)战伐,契合昭融

勋业青冥上,交亲气概中。未为珠履客,已见(一作是)白头翁。

壮节初题柱,生涯独转蓬。几年春草歇,今日暮途穷

军事留孙楚,行间识吕蒙防身一长剑,将欲倚崆峒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刘云:颂赞有体,得故事外意(起四句下)。刘云:此语在投赠中有气,若铺写宫阙则俗矣。作者自知之(“日月”两句下)。刘云:“宠鹤”,卫懿公事。此语甚愧士大夫(“轩墀”句下)。
《诗薮》
杜排律五十百韵者,极意铺陈,颇伤芜碎。盖大篇冗长,不得不尔。惟赠李白,汝阳、哥舒、见素诸作,格调精严,体骨匀称,每读一篇,无论其人履历,咸若指掌,且形神意气,踊跃毫楮。如周昉写生,太史序传,逼夺化工,而杜从容声律间,尤为难事,古今绝诣也。
《归田诗话》
《上哥舒开府》及《韦左相》长篇,虽极称赞翰与见素,然必曰“君王自神武,驾驭必英雄”……可谓知大体矣。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刘辰翁曰:……“畋猎”句,谓得之微贱中:诗中开合无限,此略举其似。结句归“倚”,语不俭相。徐中行曰:转折之妙,非复人工可参。蒋一梅曰:来得陡然有势,转换承接,浅衷之士未易能及。郭浚曰:“淹”韵不难畅达,妙在开合转换,此老实有力量。陆时雍曰:一起掀揭,“轩墀宠鹤”,语宛而刺。周珽曰:诗话谓以子美之忠厚,疑若无愧于论交,其《投赠哥舒翰》云:“开府当朝杰,论兵迈古风;先锋有胜在,略地两隅空”,其美之可谓至矣。及《潼关吏》诗,则曰:“哀哉桃林战,百万化为鱼。请嘱防关将,谨勿学哥舒。”何其先后之相戾若是哉!概以纯全之道,亦未能无疵也。余谓此论,未知作者无私之旨也。舒翰以功拔吐蕃,功进开府,此时但据勋宠,而有所投赠。焉知多日后之败?及潼关失守,因借兴关吏致戒,子美乃作于归京之后,宁肯护短旧交耶!褒贬前后核实,正所谓诗史也,何庇之足云!
《杜臆》
此篇乃投赠之最工致者。杜冀为记室参军,故称之不无过当。……至伐吐蕃,明是逢君,明是邀功,乃卫忠嗣所不肯为者,《兵车行》所为作也。此极称之,岂由衷语哉?他日有诗云:“慎勿学哥舒!”才是正论,不必以此诗为碍也。
《读杜心解》
“开府”八句,看其提法,及总叙勋伐之法。“每惜”八句,先看转接法,再看夹写勋爵、饰色赞颂之法。“受命”八句,看其摇曳开摆及咏叹收束之法。其“策行”一联,流水下;言帝心默契,不在迹而在神也。又恰好绾合篇首。以上颂哥舒凡作三层写,无挨叙,无复笔,是为龙门史法。“勋业”以下,蒙上转落自己,亦健亦圆。其自叙,至“今日途穷”,一顿,逐句用曲折递卸之法。至结四句,才是望其引拔。何等豪迈,却能仍切军府,再切陇右,一丝不走。
《杜诗镜铨》
李云:英词壮采,可勒鼎钟。邵云:起得高亮,又得体(“今代”四句下)。以上括翰大概(“魏绛”句下)。另提出大事说(“每惜”句下)。又得此壮句作衬(“日月”二句下)。张云:寓风妙于不觉(“轩墀”句下)。二句牵上搭下,转接有力。王阮亭云:入自叙,一句一转,脱手如弹丸(“勋业”二句下)。结句气岸不凡,首尾方工力悉敌(“防身”二句下)。
《网师园唐诗笺》
结上起下,转捩圆健(“勋业”二句下)。结有身份。
《唐宋诗举要》
吴曰:凌空而起,壮丽非常(“今代”二句下)。吴曰:折落如神龙掉尾(“勋业”二句下)。
《唐诗别裁》
有气象,有神力,开合变化,自中规矩。长律以少陵为至,元、白动成百韵,颓然自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