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题瀼西新赁草屋五首 其三(唐·杜甫)
  五言律诗 押青韵  显示自动注释

綵云阴复白,锦树晓来青。身世双蓬鬓,乾坤一草亭。

哀歌时自短,醉舞为谁醒。细雨荷锄立,江猿吟翠屏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瀛奎律髓》
“锦树晓来青”,谓花之骤开如锦,晓来犹是青树,未见花也。……而“细雨”一句,唤醒二起句,盖是景也,实雨为之。“猿吟”一句,尤深怨矣。老杜伤时乱离,往往如此。其诗开阖起伏,不可一律齐也。
《四溟诗话》
子美曰:“细雨荷锄立,江猿吟翠屏。”此语宛然入画,情景适会,与造物同其妙;非沉思苦素而得之也。
《李杜二家诗钞评林》
张綖云:此与“林猿为我啼清昼”同,而语更微婉。(末句下)。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刘辰翁曰:眼前语,道得苦。“细雨”句,自在。唐陈彝曰:首联非真无聊,畴能察此?周启琦曰:三、四高爽,落句闲雅。
《义门读书记》
已苍云:“言乾坤之大,止有一‘草堂’,非以天地为围幕。”按:草堂尚属新赁,所谓“世乱一身多”也(“乾坤”句下)。与哀歌相答。落句山谷多效之。冉冉老至,身世飘零,几将为农设世,故因暮春兴感也(“江猿”句下)。
《瀛奎律髓汇评》
纪昀:花本如锦,花尽叶存,则变青矣。虚谷解次句未是。冯班:暮春花谢叶生,故云“晓来青”。
《杜诗说》
此诗首尾实而中间虚,是“实包虚格”,惟杜有之。三、四乃“藏头句法”,若申言之,则“悠悠身世双蓬鬓,落落乾坤一草亭”耳。“江猿吟翠屏”即“白鸥元水宿,何事有馀哀”,而含蓄较深永矣。
《唐宋诗醇》
颔联情在言中,耐人讽味,结语深秀。
《读杜心解》
一、二,略逗暮春。三、四,言如此“身世”而老于“蓬鬓”,则悲甚矣;内有“乾坤”,而春在“草堂”,抑又洒然也:此两句,所谓通局之柱也。
《杜诗镜铨》
三直方及新赁草屋。意甚悲而语自壮(“身世”二句下)。张惕庵云:此等结句,黄山谷多效之。
《唐诗矩》
中联见意格。首联写景而意反见于中联,此格惟老杜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