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发读君诗,今来展君墓。
清风江上洒然来,我欲因之寄微慕。
呜呼有才如君不免死,我固知君死非死。
长星落地三千年,此是昆明劫灰耳。
高冠岌岌佩陆离,纵横击剑胸中奇。
陶镕屈宋入大雅,挥洒日月成瑰词
当时有君无著处,即今遗躅犹相思。
醒时兀兀醉千首,应是鸿蒙借君手。
乾坤无事入怀抱,祇有求仙与饮酒。
一生低首惟宣城,墓门正对青山青。
风流辉映今犹昔,更有灞桥驴背客。
此间地下真可观,怪底江山总生色。
江山终古月明里,醉魄沉沉呼不起。
锦袍画舫寂无人,隐隐歌声绕江水。
残膏剩粉洒六合,犹作人间万馀子。
与君同时杜拾遗,窆石却在潇湘湄。
我昔南行曾访之,衡云惨惨通九疑。
即论身后归骨地,俨与诗境同分驰。
终嫌此老太愤激,我所师者非公谁。
人生百年要行乐,一日千杯苦不足。
笑看樵牧语斜阳,死当埋我兹山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