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兴八首 其五(唐·杜甫)
  七言律诗 押删韵  显示自动注释

引用典故:东来紫气 金茎 瑶池 

蓬莱宫阙对南山,承露金茎霄汉间。西望瑶池王母东来紫气满函关

云移雉尾开宫扇,日绕龙鳞圣颜一卧沧江惊岁晚,几回青琐照朝班。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唐诗品汇》
刘云:律句有此,自觉雄浑(“西望瑶池”二句下)。
《唐诗评选》
无起无转无叙无收,平点生色。八风自从,律而不奸,真以古诗作律。后人不审此制,半为皎然老髡所误。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
徐常吉曰:以下几诗,但追忆秦中之事,而故宫离黍之感,因寓其中:“蓬莱宫阙”,言明皇之事神仙;“瞿塘峡口”(见“其六”),言明皇之事游乐;“昆明池水”(见“其七”),言明皇之事边功,而末但寓感慨之意。吴山民曰:起联皇居之壮。蒋一癸曰:因开宫扇,故识圣颜,有映带法。周明辅曰:只就实事赋出,沉壮温厚无不有。梅鼎祚曰:八首皆有大声响,余得“玉露”、“蓬莱”、“昆明”尔。
《杜臆》
极言玄宗当年丰亨豫大之时,享安富尊荣之盛。不言致乱,而乱萌于此。语若赞颂,而刺在言外。……家有丰考功《秋兴帖》写“蓬莱宫阙”诗,尾自注:“仙”(阙)误作“宫”,……盖下有“宫扇”,字复,宜作“仙”。
《唱经堂杜诗解》
“点”字妙。先生此时之在朝班,只如密雨中之一点耳,虽欲谏议,亦复何从(“几回青琐点朝班”句下)。
《钱注杜诗》
此诗追思长安全盛,叙述其宫阙崇丽,朝省尊严,而伤感则见于末句。
《杜诗详注》
陈泽州注:此诗前六句,是明皇时事;“一卧沧江”,是代宗时事;“青琐”“朝班”,是肃宗时事。前言天宝之盛,陡然截住,陡接末联。他人为此,中间当有几许繁絮矣。……此章用对结,末二章亦然。卢德水疑上四用宫殿字太多。五、六,似早朝诗语。今按赋长安景事,自当以宫殿为首,所谓“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也。公以布衣召见,感荷主知,故追忆入朝觐君之事,没齿不忘。若必全首俱说秋景,则笔下有“秋”,意中无“兴”矣。此章下六句,俱有一虚字、二实字于句尾,如:“降王母”、“满函关”、“开宫扇”、“识圣颜”、“惊岁晚”、“点朝班”,句法相似,未免犯“上尾叠足”之病矣。
《围炉诗话》
此诗前六句皆是兴,结以赋出正意,与《吹笛》篇同体,不可以起承转合之法求之也。
《唐诗成法》
此思昔日之得觐天颜也。七开笔说今日,八合,方是追昔。
《网师园唐诗笺》
上半盛写宫阙之壮丽,三、四句写朝省之尊严。
《唐诗别裁》
前对南山,西眺瑶池,东接函关,极言宫阙气象之盛,无讥刺意(“蓬莱宫阙”四句下)。追思长安全盛时,宫阙壮丽,朝省尊严,而末叹己之久违朝宁也。
《读杜心解》
五章以后,分写“望京华”。此溯宫阙朝仪之盛,首帝居也,而意却重在曾列朝班,是为“所思”之一。“沧江”带“夔”。“岁晚”本言“身老”,亦带映“秋”。
《杜诗集评》
吴农祥云:极刺时事而雄浑不觉。徐士新云:“蓬莱宫阙”言明皇之事,神仙不若指贵妃为当。
《读雪山房唐诗序例》
杜公“蓬莱宫阙对南山”,六句开,两句合;太白“越王勾践破吴归”,三句开,一句合,皆是律绝中创调。
《杜诗镜铨》
此思长安宫阙之盛,而叹朝宁久违也。前六句直下,皆言昔之盛,第七,一句打转,笔力超劲。陈秋田云:下四首不用句面呼吸,一片神光动荡,几于允迹可寻。吴瞻泰云:此处指拾遗移官事,只用虚括,他人当用几许繁絮矣。
《读杜札记》
说者以此四句专指太宝之盛,亦非通论。看五、六即入身预朝班,系肃宗朝事,则上四不得坐煞天宝。
《杜诗言志》
追忆太平宫阙之盛,为孤忠之所爱慕不忘也。……通首博大昌明,铿鈜绮丽,举初、盛早朝应制诸篇,一齐尽出其下,真杰作也。
《增订评注唐诗正声》
周云:只就实事赋出,沉壮温厚无不有。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
陈德公曰:结二方是此时意绪。上六止写入结内一“朝”字耳。章法极为开动。结语仍是对出,起二警亮,五、六郁丽,弥见沉挚。
《昭昧詹言》
思宫阙,高华典丽,气象万千。……结句收五、六句,忽跳开出场,归宿自己,收拾全篇,苍凉凄断。此乱后追思,故极言富盛,一片承平瑞气,而存外有馀悲,所以为佳。